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876、性心理傷害的后遺癥

作者:陌原更新時間:
    !!!!****上官可卿扶著柳月莉謝絕鄭爽開車相送的好意自行攙扶著回家去了。鄭爽叮囑了幾句目送兩個女人的背影消失后才轉身走進大門鎖好走回臥室。

    見杜展仍然著雙眼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不去洗澡也不穿內褲鄭爽心頭暗自詫異。

    走到杜展身邊坐在沙發的扶手上鄭爽摟著杜展的肩膀輕聲問“阿展剛才是怎么了?”

    鄭爽很想問他是不是又想起被高平強奸的情景來了可這是杜展心底隱藏最深的痛鄭爽不愿輕易揭開杜展心底工的這道傷疤。

    杜展眼中閃現淚光猶豫了許久只是輕聲說“哥以后我們只要叫一個女人回來好不好?跟哥一起睡一個女人我就不會胡思亂想也不會象今晚這樣表現失常的。”

    鄭爽聽了心想不都在一塊**么杜展心里怎么會產生這樣的想法呢?雖然感覺不到一個女人與兩個女人的區別在哪里但為了安撫住杜展仍未平復的心情鄭爽仍然毫不猶豫地答應著“好以后哥只叫一個女人回來。”

    杜展象平常睡覺時一樣將腦袋靠在鄭爽的肩膀上眷念般磨蹭著輕聲說“哥我真的怕我怕單獨面對女人連哥跟另外一個女人也在一旁**我都怕我不敢閉上眼睛一閉上眼睛我就會迷失自我就會陷入發狂的狀態之中。”

    聽著杜展的喃喃自語鄭爽心里犯起了難“杜展這樣離不開自己那他將來怎么娶老婆呀?難不成真象杜展所說的連他的新婚洞房也要跟自己在一起么?”

    突然想起杜展曾經提過的要跟自己一起睡他的老婆生下的小孩也不分是誰的一個當爹一個當爸聯想到今晚杜展的表現和前晚自己去方芳家過夜時杜展當真如他所說不找女人過夜鄭爽覺得跟常思玉**時為了能讓杜展生起單獨跟女人**的信心今天找兩個女人來試著讓杜展跟自己分開**的計劃已經徹底失敗了

    鄭爽在心里暗嘆一聲尋思著杜展連在同一張床上跟不同女人一起**都無法接受以后該怎么做才能讓杜展在**上能獨立起來呢?唉該千刀萬剮的高平真是死有余辜不知道有多少象杜展這樣年輕男人的性心理全毀在他一個人的手上了

    想起高平對杜展造成的傷害鄭爽心里漸漸明白過來要修復杜展的性心理就必須徹底地將高平的陰影從他的心里抹去

    鄭爽突然想起同樣遭受高平性侵的溫光來想起那晚溫光跟諸葛倩倩非常正常的**鄭爽又陷入迷惑了“同樣被高平性侵為何溫光可以獨自面對一個女人跟她很正常地**而杜展卻不能呢?難道會因為溫光只被傷害過一次是在成年后發生的而跟杜展在未成年時多次被高平性侵從而在性心理上造成的傷害會有所不同么?”

    鄭爽覺得必須好好思考一下高平對杜展和溫光性侵給他們在性心理上造成的傷害之異同才能尋找到解開杜展性心理畸形的辦法好在高平已經當著杜展的面跳下雞公山的懸崖死在懸崖下的橄欖林中杜展已經不用擔心再次遭到高平的性侵只需要治愈他被高平性侵所造成的性心理傷害。

    輕撫著杜展的肩膀鄭爽輕聲安慰著說“不用怕哥不是都在你身邊么?哥答應你以后只叫一個女人回來哥跟你一起玩好了跟哥一起去洗澡吧”

    杜展邊站起身來邊問“哥柳月莉和上官可卿會不會將剛才的事情講出去呀?”

    鄭爽理解杜展的擔心安慰他說“出自對她們自身的保護她們就不會說出去的。剛才送她們回去的時候*潢色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哥還叮囑過她們。以她們這么聽哥的話她們自然不會說出去的。阿展你根本不用擔心這個問題的。走我們哥倆一起洗澡去”

    鄭爽帶著杜展一起去衛生間洗澡見杜展仍然怔怔地站著鄭爽不得不憐愛地替杜展揉洗著頭發輕聲說“阿展不用再去想剛才的事情了。來你自己搓洗前身哥替你搓后背。”

    杜展漫無目的地搓著胸膛輕聲說“哥當時哥要是沒治好我不射精的病我就不會想著**就不會發生我傷害到謝云卿和剛才差點對柳月莉造成傷害的事情了。”

    鄭爽聽了杜展的話心里一驚擔心杜展因此患上**恐懼癥急忙帶著微笑說“阿展不能因為擔心食物會中毒我們就不敢去吃飯吧?只要我們在**時體會女人的心思以滿足女人的性心思為我們的最高榮譽我們就會體貼她們溫柔地對待她們。阿展以后你**的時候試著將女人當作自己的老婆來疼愛你就不會再發起狂來了。”

    杜展若有所思般答應一聲又陷入深思般目光凝望著墻壁停下揉洗前胸的手來。見杜展并不自己洗胸前鄭爽催促著說“阿展你怎么不洗胸口呢?”

    杜展象是突然驚覺一般正抬起手來要揉洗胸口又放了下去輕聲說“哥替我洗吧哥搓洗得很舒服呢”

    鄭爽邊揉搓著杜展的后背邊笑罵道“又不是小孩子了還要哥替你洗不害羞呀?”

    杜展孩子般“呵呵”笑著說“干嘛要害羞呀?你是哥替弟弟洗澡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嘛我就喜歡哥替我洗澡又沒人看得見”

    鄭爽堅持著說“你自己洗別偷懶了”

    杜展央求著說“哥就這一次好不?就一次下次我就自己洗好不?”

    鄭爽心理上已經習慣了縱容杜展聽杜展說就洗這一次便笑罵著說“不害羞就這次就一次哦好了轉過身來。”

    杜展乖乖地轉身面對著鄭爽一副得意的樣子說“謝謝哥了”

    鄭爽壓了些沐浴液抹在杜展的胸口一手扳著他的肩膀一手替他自上而下揉搓著。當鄭爽揉搓到杜展腹部體毛的時候一眼看到杜展垂在雙腿間的長槍漸漸伸直起來笑著罵道“阿展哥又不是女人你怎么能生出色心來呢?”

    杜展尷尬地紅了臉說“我也不知道呢每次洗到這個位置我的**都會伸直來并不因為是哥替我洗才這樣的。”

    鄭爽不知杜展是在遮掩還以為他真是這樣就繼續替他壓了沐浴液揉洗起**和蛋蛋來感覺杜展的**越來越膨脹起來了心里暗吃一驚連忙用噴頭沖去泡沫后笑罵道“好啦你自己擦干去睡覺吧我也得趕緊洗了睡覺明天林主任也許會有消息過來不排除林主任會親自過來的可能性。說不定林主任還會要我們開車去接來龐村呢”

    杜展邊用皂擦拭著身上的水漬邊望著正閉眼洗發的鄭爽胯間的**說“哥你說大龐村計劃明天會通過么?”

    鄭爽邊揉洗著頭發邊說“林主任不說郭書記很贊賞大龐村計劃么?想來通過的可能性極大呢”

    說完將腦袋鉆進水柱中去沖洗著頭發。

    杜展連忙將目光從鄭爽胯間的**上移開將皂掛在鉤子上說“哥我先去睡覺了”

    鄭爽答應一聲繼續揉洗著身子說“阿展肚子要是餓了就去熱些菜來吃。”

    杜展剛走到衛生間門口聽了轉身望著鄭爽問“哥吃么?哥要吃的話我也吃。”

    剛才招待三個村的支書和村長忙著招呼他們吃菜鄭爽吃的并不多此時也覺得有些餓了就說“好你去一下我們都吃些”

    杜展聽了開心地答應一聲快步朝廚房走去將剛才吃剩下的菜放到微波爐里去熱。

    當鄭爽洗好澡回臥室穿上內褲走進廚房聞到微波爐里溢出來的香氣開心地說“哇噻好香哦剛才吃的時候怎么就沒覺得這么香呢?對了阿展到廚房來你怎么也不穿內褲呀?要是有人來你不是要逃回臥室去穿內褲我才敢去開大門么?”

    杜展笑嘻嘻地邊從微波爐里取出菜來邊說“這么晚了還會有誰來我們家里呢?好了以后我記著穿內褲行了吧?哥快來吃吧”

    鄭爽接過杜展取出來的盤子邊走向餐廳邊說“每次你都這樣說說過就忘了每次還是不穿內褲就到處跑”

    杜展雙手端著盤子跟在鄭爽身后笑嘻嘻地說“不就在哥一個人面前才敢脫光么?哥又不是外人”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黑龙江实时开奖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