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五十五章 劍輝.滅 中

作者:頹廢龍更新時間:
    第五十五章劍輝滅中

    鐺!鐺!鐺!

    清晰無比的金屬與石質地面碰撞的響聲中,一道人影從雕像后,帶著一抹若隱若現的金光,從中走了出來——鑲嵌著無數的寶石,華貴到足以令夏林區都德、多褐這兩座大城市的名流都自卑的長袍,在金光的閃動間,流露著華光異彩;就這樣的穿著在這緩步從大教堂后廳走出的中年人身上,絲毫沒有不協調或者突兀的感覺,更加的沒有所謂的暴發戶的氣息;反而是有了一種雍容的氣度。

    而在他的左手,發出了陣陣金屬響聲的足有一人高的權杖,更是令這份雍容中,多出了一絲威嚴;尤其是對方略帶愜意,微瞇著眼的神態,在身體周圍若隱若現的金色光芒閃動間,更是好似一位王者出現在了自己城堡的露臺上,俯視著自己轄下子民在朝陽初升時,辛勤耕耘期待收獲的模樣。

    神棍!

    葉奇和萊曼,在對方出現后,同時在心底冷哼了一聲——不論此刻對方表現出什么樣的氣息,裝作什么模樣,哪怕是有著一層‘鍍金’,但是了解到了對方實質、本質的兩人,根本不會被所謂的‘外表’迷惑;對方骨子里的那種以權力游戲做為規則,做為喜好的性格,只會令兩人警惕不已。

    畢竟,不論是葉奇還是萊曼,都非常的清楚,以對方那種自認為高高在上,理應俯瞰所有存在的姿態;他們兩人只不過是給他帶來了‘意外驚喜’的人而已;說的難聽一些,就是再寂寞時光中,派遣無聊、打法時間的‘玩物’罷了奇和萊曼可以肯定,從兩人進入峽谷的剎那,對方就應該有所察覺才對,但是察覺了卻不做任何的預防、警戒措施,而是任由兩人在峽谷內‘大殺四方’;無疑是認為它依舊掌控著全局,隨時可以撥亂反正,解決掉兩人,讓峽谷內神殿的一切再次的恢復正常的運作而已。

    至于在此期間神殿內死去的人?

    恐怕在對方的眼中,這些死去的人,能夠令它莞爾一笑,已經是足以欣慰的了——畢竟,有著神殿的底層人員作為基礎,它隨時可以‘拼湊’出更多的供奉它的人來。

    “費倫特,面對外來者,我們一定要有禮儀!不論他們是客人還是敵人!”

    “是的,吾主!請原諒卑微的我一時的失誤!”

    出現在眾人面前的中年男子,并沒有先理會葉奇和萊曼,而是對著身旁的神殿大長老語氣柔和的說道;面對著這柔和無比的語氣,神殿的大長老卻是汗出如漿,當即就跪倒在地的祈求他的‘神’的原諒——雖然,早在大祭司出現在他的面前,并且邀請他進入神殿時,費倫特的內心就已經是承認了所謂‘神’的存在;畢竟,除去這樣的存在外,他根本無法解釋原本只是和他實力相差無幾的伍瑞奇一夜之間實力翻了數倍,并且還擁有了那種曾見到過數次的特異的能力。

    面對著對方的邀請,當時身為雇傭兵的費倫特并沒有多想,就答應了下來——除去與伍瑞奇還算好的個人關系外,那種神奇的特異的能力也是關鍵;畢竟,做為一名還算合格的傭兵,費倫特非常的清楚個人強大的實力代表著什么。

    能夠獲得那樣曾經聽聞過,也曾經親眼目睹過的特異能力,而他僅僅只是付出一些所謂的‘信仰’,在費倫特看來是非常劃算的事情——對于傭兵來說,他們只是在為金普頓服務,誰給他們金普頓,誰就是他們的雇主,他們就給誰出力;此刻,只不過是將金普頓裝換成了所謂的‘信仰’,面對這樣的交易,他自然不會不答應,尤其是在回報明顯達到了一個理想之外的高度后。

    而事情的一切也都如同費倫特預料的那樣,他在一夜之間變得強大無比,以往那些他重視無比的敵人和競爭對手,在他強大的能力下瞬間成為了一堆碎肉;之后,按照交易的內容,他帶著足夠的收獲,和現在的大祭司,當時的伍瑞奇一起進入到了這個常人根本不敢、也無法踏足的地方,開始了自己的‘長老’生涯——除了因為寂寞,會偶爾出去‘狩獵’一番外,費倫特對于自己的生活十分的滿意,尤其是當神殿有了一定的規模后,享受著以往根本不敢享受的生活,俯視著周圍可以肆意掠奪對方包括生命在內的一切,尤其是對方還用崇敬的眼光看待著自己時,費倫特簡直是滿意極了。

    這種生理、心理上的滿足度無疑令費倫特時常暗自贊嘆自己當初所做的那個交易是多么的明智——不過,這種滿足也令費倫特遺忘了交易中的一些內容;直到他那位擔任大祭司的能夠稱得上是朋友的伍瑞奇在上次狼狽的回到神殿,請求‘神’賜予他更多的力量的時候,費倫特才‘記’了起來。

    因為,他供奉的‘神’借助著伍瑞奇的身體,真的降臨到了人間——曾經在獲得了這樣的力量后,費倫特做為一個合格的傭兵還是有著相當的警覺的,他曾翻閱了無數的典籍,來尋找著和他類似的存在。

    而結果是令他滿意的,不論哪一部的典籍都十分明確的說出了所謂的‘神’并不會‘強迫’他們的‘侍者’去做某些自身不愿意的事情;只要‘侍者’按照‘神’的喜好來辦事,只會有好處,而沒有壞處——對此,費倫特放下了最后一份擔心,而且他相信,他的那個能夠稱得上是朋友的伍瑞奇,也查詢了相同的資料;不然,對方根本不會找他,并且直接發出了一起‘入教’的邀請。

    畢竟,當年所有的傭兵都知道伍瑞奇是一個聰明的人——聰明人,尤其是聰明的傭兵絕對不會做一些會危害自身的、愚蠢的事情。

    費倫特十分的相信,當年伍瑞奇之所以選擇拉他一把,除去兩人還算不錯的交情外,更多的是因為他傭兵的身份——畢竟,沒有誰和傭兵一樣,能夠接受這樣的教義;甚至,在費倫特看來,這樣的教義只需要簡單的改變一下,就完全的是一部傭兵守則;而你只需要交完成任務后的金普頓,當成付出‘信仰’換回的強大實力就好。

    當然,某些時刻,費倫特也曾想過伍瑞奇當年選擇他是隨機的,如果不是他正好在那個時間去了那個酒吧的話,伍瑞奇很可能會挑選另外一個在下一刻進入到酒吧中的傭兵——畢竟,對于兩人之間還算不錯的交情,身為一個合格的傭兵,費倫特可是不會當真的;如果任務需要的話,為了金普頓,費倫特完全可以一槍打爆對方的頭;而反之,伍瑞奇也會這么干。

    不過,對于伍瑞奇,費倫特還是要說一聲謝謝;畢竟,是對方給了他現在滿意的生活——而正是因為這份感謝,以及對方平時表現出的運籌帷幄,令他盲目的相信對方所謂的計劃。

    “我已經找到了我們‘那位’的弱點,我們完全可以獲得更加強大的實力!”

    面對這樣滿是誘惑的言語,費倫特基于對方多年以來的可靠表現,哪怕對方剛剛被被外邊的人打敗,也依舊選擇了相信對方——在外邊吃敗仗,對于費倫特來說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如果不是當初數次的慘敗,甚至是丟掉性命的話,他才不會在老老實實的獲得了實力后,還來到這樣窮鄉僻壤的地方。

    可是那些平時看起來宛如普通人一般的教廷的祭司們太可怕了,還有那些自稱為獵魔人的存在,更是要比前者可怕數倍;畢竟,前者有一大段的開場白,還會給予你一定反應的機會;而后者從來不會這么麻煩,槍械、炸藥、冷兵器、陷阱,比之他們傭兵還要可怕的手段層出不窮的出現在了他的面前——而事情的起因,就是因為他不小心給了他們其中一個存在一拳。

    費倫特可以以他現在供奉的那個‘神’發誓,他的一拳已經保留了力量,對方也不不過是掉了幾顆牙齒而已——而做為這幾顆牙齒的代價,則是他的雙腿,一條手臂,外加數根肋骨,全部的都被掰折了;費倫特非常的肯定,如果不是對方只是想要教訓一下自己,絕對會第一時間將自己干掉。

    畢竟,對方那種全身上下流露出宛如狼一般的氣息,早已經告訴了他,對方的本質是一個什么樣的存在——或許有著那所謂的獵魔人守則不會亂殺無辜,但是對于他絕對不在這個行列中。

    正因為有著這樣的見識,費倫特才做出了肯定的答復——他費倫特絕對不是什么挨打不還手的存在;如果有超出現在的實力,他絕對會找當初那些教廷的人和獵魔人報仇的。

    不過,很快的,費倫特就發現了自己那肯定的答復是多么的錯誤!

    他們供奉的‘神’降臨了!

    伍瑞奇的身體成為了他們供奉的‘神’暫用的‘軀殼’——沒錯就是軀殼;在看到他們供奉的‘神’,隨意使用伍瑞奇的身體后,費倫特就有了這樣的想法;無疑,自信滿滿的伍瑞奇失敗了;并且還將自己賠了進去。

    對此,一開始費倫特還有些幸災樂禍;畢竟,做為大祭司的伍瑞奇,在某些時候總是會限制著他一些興趣所致的‘小游戲’;對此,費倫特心底是有著相當不滿的;如果不是知道自身根本不是對方的對手,而且對方還有著一些他根本無法得知,但卻能夠在任何情況下都保持不敗的秘密的話,費倫特早就想方設法的干掉對方了。

    不過,隨著時間的退役,費倫特卻由衷的懷念著伍瑞奇,尤其是在感受到了他們供奉的‘神’的強大,不可力敵以及喜怒無常后——整個神殿中,除去伍瑞奇這個大祭司外,并沒有一個人可以和他們供奉的‘神’對話,哪怕是他這個大長老也不行;因此,直到這位‘神’真正的降臨在伍瑞奇的身上,包括費倫特在內所有神殿的人都是第一次見到他們供奉的存在。

    費倫特不知道伍瑞奇是如何侍奉這位‘神’的,但是他卻從心底感受到了屈辱;在別人的前面,他不得不跪下祈求對方,這樣的行為,早已經超越了當年那個獵魔人給他的恥辱;畢竟,那位獵魔人即使比他強大,也將他當做了對手,當做了同一個階層的存在;而他們的‘神’,費倫特能夠清楚的感知到,如果他稍有違反對方的旨意,那么他只會是死路一條。

    內心的屈辱、不甘,在生命做為脅迫的情況下,就宛如是一條毒蛇一般在撕咬著費倫特,這位神殿大長老的內心;不僅疼,而且還有怒——在葉奇的盲斗感知中,對方的波動,從對方跪倒在地開始,就處于一種劇烈、快速的狀態;如果將平常的狀態比作是湖面蕩起圈圈波紋的漣漪,那么此刻對方的內心早已經是大海在十二級暴風吹打時的驚濤駭浪了!

    “只準一次,明白了嗎?”。

    “明白了,吾主!”

    感知著面前這位神殿大長老越發激烈的波動,葉奇的目光放到了與其對話的大祭司身對于面前這個曾經在海林外巫師之路附近遇到過的中年人;除去對方擁有著日曜級的實力并且當時出現時是不懷好意外,葉奇并沒有再深刻的印象;如果不是因為對方日曜級的實力的話,他恐怕連對方的臉都記不住;畢竟,對方并沒有一副能夠令人印象深刻的容貌。

    不過,此刻的對方,卻足以令人印象深刻,甚至是終生不忘——當然,這并不是說對方的面容有了什么驚天地的變化,而是對方的氣質,或者準確的說是氣息有了令人‘過目不忘’的存在感。

    那種宛如國王巡視般的氣息,足以令任何人記憶猶新。

    即使你把自己當做了國王,但也是一個不合格的國王!

    對于對方身上為什么會出現這樣變化的葉奇,在心底略帶不屑的想著;然后,上前一步,說道:“現在,禮儀完畢;我們可以談一些正事了嗎?”。

    “無禮的人!”

    一聲低喝從中年人的口中發出,皺起的眉頭,立刻令周圍原本還算平和的氣息猛的多出了一份壓迫感;顯然,葉奇無緣無故的‘插嘴’,令那位待在大祭司身體中的存在感到了不滿——不過,感受著這*潢色小說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份壓迫感,葉奇卻雙眼一瞇,并沒有退讓,相反還上前了一步;并且手中的闊劍也直指對方的咽喉。

    日曜級的巔峰左右,并沒有徹底的超出!

    對面壓迫的氣息,令一個準確的評估從葉奇的心底浮現,然后,他開始計算著各種的可能性;接著得出了兩個最有可能的結論,對方受制于現在的身體,只能夠發揮出這樣的實力來;b,對方能夠發揮出的實力,只有這么多。

    再通過達到了【級任務:意外的來源2】的闡述,葉奇立刻將結論傾向了第一條;畢竟,以對方的性格,在發怒時應該不會有保留實力這樣‘藏拙’的想法;從峽谷內的所見所聞來看,對方喜好炫耀的行為,遠遠的超過了藏拙;能夠有十分的家底,絕對不會只露出九分來!

    因此,不由自主的,葉奇的心底也生出了一個念頭——或許,在這樣的限制下,才是擊殺對方最佳的時刻!

    這個念頭,只是一個憑空的猜想,根本無法找到根據——在進入峽谷前,怪狼就徹底的隱入了封印之地中,根本沒有向外露出任何的氣息;因此,葉奇根本無法向最了解對方情況的怪狼證實自己的想法。

    不過,現有的情況,卻令葉奇認為,可以嘗試一下!

    “好眼熟的闊劍吶!”

    在對方看著葉奇手中闊劍感嘆的瞬間,葉奇背著的手沖著萊曼打了一個手勢,然后,瞬間的動了——速度飛快,呈一條直線,水平的,葉奇手中的闊劍化作了一道流光,直刺對方的咽喉。

    這一刺,葉奇絕對是毫無保留的出手,不論是出手的角度還是速度,都已經是達到了手持這把闊劍的最高地步;除非是換成身后劍匣中的閻魔刀,憑借著長期培養出的熟悉感,再加上無名技巧的配合還能夠超出一線。

    無疑,此刻闊劍的攻擊已經是葉奇55級大師級冷兵器實力的具體體現——冷兵器技能,從最初的等級,到現在的大師級都沒有限制兵器的使用,只要不是火藥武器就都能夠使用;因此,理論上來說葉奇使用任何一件冷兵器都是一樣的。

    但是,再有了龍之傳承記憶內的無名技巧后,這樣的情況卻出現了一絲細微的變化——雖然其它冷兵器,在葉奇的手中依舊威力無匹,但換成閻魔刀的話,這個威力卻還是會再次提高一分。

    不過,很顯然,此刻卻根本沒有功夫給葉奇換武器的時間奇手中的闊劍,徑直的刺到了對方咽喉前不足一寸的地方。

    ps頹廢看報道說,北京也出現禽流感了啊!這個,看來真的得戒肉、蛋的說……

    感謝四海飄泊的浪子200幣的打賞、六月雪4200幣的打賞、沉寂之森100幣的打賞、兩立100幣的打賞頹廢在此鞠躬感謝所有支持頹廢的兄弟姐妹

    ♂♂

    k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黑龙江实时开奖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