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 7 部分閱讀

作者:jsntliulw更新時間:
    自己的實驗室也不過如此。這樣的天空與空氣,都不是他所喜愛的,但是如今的自己不再是那個在地下室了自由做實驗的木葉判忍,而是yi個名為“拂曉”的超級判忍組織的yi員!人生的際遇真的是yi個有趣的東西,低低的笑著,在這個空曠的實驗室里顯得格外的猙獰,但是這有什么不適呢?

    右手輕輕按著曾經被斬斷的心脈,金色的瞳孔中是恐懼與不甘的更加復雜的神色。如果沒有自己的禁術實驗的成果,此時的自己會變成什么樣子。可能是yi具冰冷的尸體了吧。大蛇丸有些自嘲的想,學習和掌握所有忍術,那是他多年的夢想,同樣的經歷過殘酷戰爭的他,也會害怕死亡!

    大蛇丸靜靜的站在大廳里,周圍是各色的s級判忍,每個人的臉上都是肅穆的神色。有老有少,把玩著手中名為“空陳”的戒指,光滑的材質,冰涼的手感,如果可能他yi定會拂袖走人,但是如今他只有這樣活下去,只是因為自己害怕死亡,自己即使是曾經木葉引以為傲的“三忍”之yi,可是面對那個據說是最強瞳術的“輪回眼”也是束手無策。

    赤砂之蝎,干柿鬼鮫,還有yi個和初代同時期的角都。如此強大的陣容,如此大的手筆,自稱佩恩的輪回眼持有者還有那個藍發的詭異女子小南,似曾相識,但卻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見到過。他覺得這樣的世界即使毀滅也沒什么大不了的。不是嗎?已經拋棄了所愛的村子,拋棄了同生共死的同伴,還有唯yi給了他溫情的乖巧弟子,作為yi個超s判忍存在,大概將會是以后他的生活的主旋律了吧。

    佩恩手拿著數據,yi臉肅穆的慢慢的走進來,甚至環視了yi下四周。這個古怪的年輕人yi直不是大蛇丸可以看清楚的。

    “今天集合的主要原因,介紹yi下我們的新成員朱雀宇智波鼬。”佩恩仍舊是沒有任何感情起伏的闡述著自己的理由,仿佛yi切都不重要。這就是這個判忍組織的特點,除了自身以外,沒有人會關注彼此的生活。

    藍發女子小南帶著yi個黑發黑目的有著兩道法令紋的少年走了進來。

    大蛇丸詫異的看著慢慢進入視野的少年咂舌不已,宇智波嗎?傳聞以yi己之力滅族的少年天才宇智波鼬!木葉的又yi個超s級判忍,背負著滅族罵名的小小少年!

    不過這與他沒有任何關系,即便宇智波少年也是出自木葉隱村的判忍。

    少年靜靜的站在中央,黑色的頭發有些散亂的披散在肩頭,紅色的寫輪眼風車的形狀在緩緩地轉動,蒼白的臉色,但是卻面無表情,是死寂的神色,仿佛世界上所有的東西都已經不再重要。以天才之名誕生的少年脊梁挺直,在眾多判忍的注視下也沒有任何變色,如果記憶沒有出錯的話,眼前的少年只有十三歲,但是身上的血腥氣息卻濃郁的堪比上過戰場的自己!手刃親族嗎,死去的不僅是孩童的純真,那還有什么

    “我是宇智波鼬。”少年吶吶的開口,甚至沒有yi絲膽怯,面無表情。

    “切,yi個小鬼。”角都提著yi個判忍人頭很不屑的說:“佩恩老大,我還有事,先走了。”說完就揚長而去。

    空氣中彌漫的寂靜因角都的揚長而去失去了原本的肅穆,赤砂之蝎擺著傀儡的尾巴,蜷縮進了墻角,進行他的補眠大業,剛執行yi個s級任務的他顯得風塵仆仆,曉袍上甚至有些破敗的痕跡。干柿鬼鮫提著自己的鮫肌大刀等待著接受自己的任務,大病初愈的他顯得有些蒼白,甚至瘦弱。但是鬼鮫現在已經不能當作孩子了,霧忍七刀眾之yi,作為yi個小小的判忍,在佩恩眼中并不算是什么。

    剛加入曉的那yi段時間,大蛇丸并不覺得有什么這樣的生活在自己逃亡中有什么不同。他喜歡整天蹲守在實驗室,想要制造出完美的**。死亡可不是什么美妙的事情,衰老的軀體總會有崩潰的yi天。綱手的醫療忍術堪稱完美,但是仍舊無法阻止死神的降臨。

    是的,佩恩的能力是他真正意識到死亡的恐懼,他暗暗的握緊拳頭,冷汗濕透了他的衣服,繼角都走后,他打算回實驗室。正如自來也所說,他就像yi條蛇,冷血的爬行動物,還是比較喜歡那種陰濕的環境,比如地|岤,再比如幽閉的陰暗實驗室,那是他的最愛!

    “大蛇丸,等yi下。”

    佩恩毫無感情起伏的聲音在大蛇丸將要踏出房間的霎那響起,使得他繃起了神經。他僵硬的扭轉過身子,蒼白的面容上,金色的蛇瞳發出滲人的幽綠光芒。

    “朱雀,以后是你的搭檔。”佩恩放下手中的資料,表情毫無變化的說道,暗淡的橘紅色頭發,陰森的輪回眼。

    大蛇丸詫異的看著佩恩,有些反應不能。他知道自己最近在研究各國的血繼,只是有些材料不足,但是他從來沒有向別人提起過,佩恩

    “你好,我是宇智波鼬。”少年毫無感情聲音,冷漠的側臉,站的筆直。

    唉,又是yi個宇智波面癱持有者!大蛇丸咋舌。

    “呵呵,宇智波家的小子啊,很不錯的素材。”大蛇丸玩味的瞇起眼,拖著下巴掃視著這個擁有寫輪眼的宇智波。

    記憶里強大的瞳術,屬于幻術yi類的最強之眼,宇智波在忍界是無人能比的高度。而此時的宇智波鼬是世上僅存的宇智波之yi。不知是幸運,還是不幸呢。

    藍發女子白虎有些不悅的說:“大蛇丸,朱雀以后就是你的搭檔,希望你們可以相互幫助。畢竟現在的‘拂曉’人手緊缺。”

    “呵呵,白虎說笑了。我怎么會讓這樣緊缺的素材出什么問題呢。”大蛇丸舔了舔舌頭,天曉得現在他就像馬上進行宇智波yi族的研究。

    看著有些興奮的大蛇丸,藍發女子微微退后了yi步。從來不喜歡出任務的研究狂人,此時看到優秀素材更加不可能出任務了。心底對這個決定感到有些后悔了!

    “如果你能殺死我,我會是yi個好材料的。”鼬突然出現在大蛇丸的身后,yi把手里劍抵在大蛇丸因長時間不見天日顯得分外蒼白的脖子上,如同耳語的低喃,卻威力十足。

    “嘖嘖,啊,年輕人不要這么&8226;&8226;&8226;&8226;&8226;”大蛇丸不在意的撇了撇嘴。

    “”

    大蛇丸只是覺得陰冷的氣息在自己的脊梁里游走,宇智波真的不容小瞧,雖然眼前的少年只有十三歲,而且還是以yi己之力犯下滅族之罪的少年。呵呵,天曉得,之間有什么秘密。

    “雖說您是傳說中的人物,但是請您小心yi下您的生命。”

    宇智波鼬的手里劍已經將他的脖子畫上了yi道血痕,刺痛與血腥味開始蔓延。

    “嘭yiyiyi”在yi陣白霧中大蛇丸不見了蹤跡。

    “影分身嗎?”鼬喃喃自語,寫輪眼里的風車形狀快速的轉動。

    大蛇丸的影分身讓白虎小南有些抓狂,實驗狂就是實驗狂!身旁的佩恩不動聲色的皺了皺眉,但是沒有說什么。

    陰冷的實驗室,終年不見陽光,再加上外面陰雨連天,顯得實驗室更加冷清。

    大蛇丸指揮著那個銀發孩子兜忙里忙外,yi邊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在藥物作用下,實驗臺上的孩子的變化。

    說實話,此時大蛇丸真的很是興奮,在出任務途中居然能碰到如此稀少的材料。只不過路過霧隱村,就撿到yi個幾乎已經滅絕的血繼。竹取yi族嗎,水之國好戰的yi族,愚蠢的yi族,也可以說是沒頭腦的yi族。

    實驗臺上的輝夜君麻呂面無血色,雙眼緊閉,但是他的眼球在急速的轉動,偶爾抽搐yi下,顯然這個實驗對象在做噩夢,而且是很驚懼的夢。大蛇丸微微呼了yi口氣,這個實驗體的各項生命基本特征終于穩定,他有了足夠時間進行觀察。

    “大蛇丸大人,實驗體的生命指標已經穩定,但是”

    大蛇丸揮了揮手示意兜不必匯報了,他知道接下來會是怎樣。這個孩子終究活不過十六歲,因為近年來沒有好好調理的原因。

    影分身傳回來的消息,著實讓他興奮了yi把,在木葉村的時候,因為涉及到宇智波yi族的勢力,還有宇智波的**,他幾乎無法進行研究。現在雖然傳聞宇智波被滅族,但是僅存的宇智波唯二之yi卻來到了自己的眼皮底下,研究的狂熱壓蓋住了心底的惴惴不安。宇智波的秘密,宇智波的血脈,他終于可以肆無忌憚的解開冰山的yi角,還有比這更讓人在意的事嗎?

    好像宇智波鼬,那個小小的孩子,被冠以天才之名的孩子,給自己yi種很詭異的感覺。但是具體是什么,他還是有些不解,不過,來日方長,他們有時間繼續耗下去。

    大蛇丸心里打著小九九,蒼白的臉上,浮現的詭異笑容,讓身邊的兜打了yi個寒顫,但是兜仍舊很盡職的對大蛇丸匯報道:“大蛇丸大人,那個孩子醒了”

    番外:鳴人的教學參觀日

    第21章 參觀日?

    木葉村平靜的yi天又要開始了,水門罕見的出現在餐桌前,使得白和卡卡西感到莫名其妙的看向不就是出去散步就是躲在封印里補眠的老師大人。心底yi陣惡寒,老師大人的任性出乎意料的讓他們兩個焦頭爛額。并且無處發泄!

    今天是唱哪出戲啊!卡卡西內心里哀號道,他不知道為什么師傅居然會這樣yi反常態的出現早晨的餐桌上。他美好的假期,難道要泡湯了?

    白沒有表現出太多驚奇,重新又擺上了yi副碗筷,遞給水門yi碗米飯。對于這個可能是心血來潮的老師大人,他還是少惹為妙!

    鳴人還沒有起床,他需要去叫鳴人起床,所以他恭恭敬敬的離開餐桌去叫鳴人起床去了。無視掉身后卡卡西散發出的哀怨視線!

    卡卡西食不知味的咬著筷子,直愣愣的看著自己師傅悠悠然的用餐,忍不住問:“老師,今天有什么事情啊?”需要你出現啊?卡卡西內心哀號著,他可不想yi個好好的休息日被最近越來越有訓練成癮的師傅折騰了。

    對于自家老師的任性程度,卡卡西又提高了yi個警惕程度。以前老師是火影的時候,從來不知道老師會是這樣yi個任性的人,經歷過那么多事情以后,卡卡西越發的對眼前無害的老師感到莫可奈何!

    水門當然知道自己的徒弟的想法,他微微嘆了yi口氣,放下碗,對卡卡西笑了笑,直到看到卡卡西的身體緊繃,如臨大敵的樣子,便收斂了笑容,很意味深長的說:“卡卡西快吃早飯吧,今天你好好休息,我只是想履行yi下父親的義務,鳴人他們有教學參觀。”

    卡卡西瞬時像泄了氣的皮球,重新開始吃飯,速度有提升了yi個等級,他必須速戰速決,難免自己師傅突然改變想法!雖然鳴人小惡魔的教學參觀,但是誰知道老師會不會提出什么古怪的要求啊!

    水門苦笑的搔了搔頭發,他真的如同洪水猛獸嗎,卡卡西最近躲他躲得越來越勤快。不過這次可是鳴人的第yi次教學參觀,他可不想缺席!作為鳴人的父親,他真的yi點成就感也沒有,睡前故事還是自己徒弟代勞,衣食起居也是yi樣,好像最近他真的沒有和鳴人yi起玩過!突然水門搔頭的手停了yi下,他到底多久沒有和鳴人進行親子互動了,yi個禮拜,yi個月?

    卡卡西輕輕地放下空掉的碗,悄然起身,看到師傅的樣子瞬間想要邁出的腿僵硬的懸在半空,遲遲沒有放下。他看到了什么?卡卡西自問。時刻緊盯著水門yi舉yi動的卡卡西,看到水門藍色眼睛的眼底yi閃而過的猩紅,仿佛野獸的瞳孔但是瞬間又回復了湛藍。難道是錯覺?卡卡西有些不敢茍同的想。

    “卡卡西”卡卡西腳步yi僵,有些僵硬的回頭看向正在起身的師傅,于是恭恭敬敬的問:“老師有什么事嗎?”

    “卡卡西,我是不是做父親很失敗?”水門認真的問。

    卡卡西被自己師傅的問話弄得愣了yi下,他可是單身為什么老師會這樣問,他甚至沒有女朋友的說!卡卡西呆呆的問:“老師,你說什么?”

    水門瞥了yi眼迷茫的卡卡西,再次嘆了yi口氣,的確他問錯人了,卡卡西還是yi個孩子,難道他要去找三代大人討論yi下育兒經驗?想起還陷入昏迷的奇奈,他暗暗咬了咬牙,他必須把鳴人教育好了,不然奇奈醒來的時候,他會吃不消的!

    “papa?”鳴人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瞬間欣喜的撲到水門的懷里,心滿意足的蹭了蹭。

    “鳴人,來好好吃飯,待會兒我和你們yi起去!”水門揉了揉自己兒子的頭發,心下想著和三代大人交流育兒經驗的可能性。

    但是yi想起少年時期的阿斯瑪,水門的手頓了yi下,少年時期的阿斯瑪可是出奇的叛逆的,低頭看著仰著頭瞪著yi雙單純的藍眼睛的鳴人的時候,也許三代大人不是yi個好的選擇!

    那他該找誰呢?

    “老師大人?”白有些反應不能,他以為水門不方便露面想要今天拜托卡卡西參加yi下家長會面會的,沒想到水門會

    “白,你也是,yi會兒我和你們yi起去!”水門把鳴人放在餐桌旁,對仍舊呆在那里的白說道。他這個徒弟就是讓人不省心,不知道德育課怎么樣了。水門看向正要出門的卡卡西,但是沒有再說什么,卡卡西也需要休息yi下呢。

    今天是yi年yi度的教學參觀日,更是增添了學校的熱鬧程度。

    不管家長是什么職業,都必須出席教學參觀。yi出自木葉第六任校長波風水門。

    木葉忍者學校再次迎來除了開學典禮的再yi次家長高峰期。每yi個孩子身邊差不多都有家長陪同,其樂融融的家庭喜劇。

    但是今天注定不是yi個平凡的日子,當那對金發父子進入人們視野的時候,原本喧嘩的校門口陷入了死寂。是真的死寂,金發青年即使穿著平常隨處可見的便服,也難以遮擋他的光華,惹眼的金發湛藍的眼,溫柔而不軟弱的淺笑,曾經是所有人不會忘記的夢靨,居然活生生的再次出現在人們的視野里。

    水門并沒有過多關注人們的呆愣,他只是有些苦惱的看著懷中的孩子。鳴人長的太快了!他記著幾個月前他可以輕松的抱起白和鳴人yi起跑路的,可是現在鳴人明顯長高了yi截順便胖了yi點,他為不可聞的有些遺憾的,他居然不知道鳴人差不多已經長大的很多,雖然還是比同齡人矮上yi些!可是鳴人為什么長不高呢,他與奇奈的個子也不矮啊?

    白默默的走在水門身后有些局促的僵直了身子,前些日子,他被轉入了畢業班,所以今天并沒有教學參觀這個項目。對于人們的視線,他并沒有向眼前的兩父子那么無所謂。自小在他人恐懼與憎恨目光中生長的他,其實是yi個很敏感的孩子,木葉村村民熱切的目光讓他感到不好受。

    “那個是四代大人?”

    “真的是四代大人耶!他還活著的傳聞是真的”

    “可是四代大人為什么抱著那個怪物”

    “就是,就是,當年那個怪物不是害死奇奈大人的兇手嗎?”

    “”

    聽著人們的地回答聲音,白攥緊了拳頭,他們難道不知道眼前的人是父子嗎!同樣的發色與目色,難道就看不出來嗎!即使姓氏不同,他們是父子啊!白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對那些視線感到憤怒過。

    鳴人緊緊地攥著父親衣服的前襟,有些瑟瑟發抖,又是這樣的目光!他不知道人們口中的四代大人是誰,但是人們眼中所浮現的憎恨和蔑視,他都知道。他不知道為什么他們叫他怪物!鳴人有些窘迫的掙扎了yi下,他對自己父親小聲說:“papa,我還是自己走吧。”

    他已經長成yi個男子漢了,他要像白哥哥yi樣,變得很強,不要父親擔心,他不想總是拖父親的后腿!這個世界對鳴人來說還是過于陌生!

    “白哥哥”鳴人拉著白的手,另yi只手拉著自己的父親,他扭頭對白說:“我會變強的,到那時候換我來保護你還有papa。”

    白愣了yi下,這樣的鳴人,不是那個需要他保護的小小孩子,耀眼的金發如同他的父親yi般燦爛,藍色的眼眸中堅定不容質疑的決絕讓白yi陣恍惚,記得多年前金發孩子的父親也是這樣堅定的帶著他們走向了yi片浴血的逃亡之路。那時的自己也是如此仰望著金發青年的背影久久的震撼的無法回神。如今金發男孩也要走向那條沾滿鮮血的路的時候,白覺得自己總是追不上,也沒有那樣的覺悟!白抬眼看向那個仿若神明的金發男子痛苦的閉上了眼,鳴人,你知不知道你選擇了怎樣的路嗎?那里只有無盡的鮮血還有仇恨與苦痛!白緊了緊鳴人稚嫩的手,他的小弟鳴人,終究走向了那條路,不管他的父親如何避免。

    白抬頭揚起臉,對自己師傅說道:“老師大人,我先去我的班級了。”

    見水門點了點頭,白握了握鳴人的手,然后離開了這對父子。

    看著白遠去的背影,水門笑著低頭揉了揉鳴人的頭發,說道:“來,鳴人,帶papa見見你們的老師。”

    “”

    沒有聽到孩子往日富有活力的回答,水門疑惑的回頭,看到鳴人正在和富丘的兒子在玩大眼瞪小眼,yi副劍拔弩張的架勢!這是怎么yi回事?水門疑惑的看向眼神正在猛烈交鋒的兩個孩子。

    “他是我papa!”誰也不能和我搶!鳴人緊緊瞪著宇智波佐助,頗有占有欲的緊緊抓著自己父親的手,害怕yi時疏忽而被搶走了父親。

    佐助沉下了臉,他等了很久才見到這個自稱自己父親朋友的金發男子,沒想到平日里很容易擺平漩渦鳴人,此時像yi只扎毛的貓緊緊的瞪著自己,有些不耐的說道:“白癡,我當然知道,他是你papa!”說完繼續瞪著神色稍稍放松但仍舊戒備的人。

    “臭屁佐助,你說誰是白癡?”鳴人馬上大聲的質問,對于這個奇怪的家伙的挑釁,鳴人yi向沒有免疫力!

    千篇yi律的反駁,佐助微微偷笑,雖然看不出來,但是眼睛里的愉悅卻騙不了在旁邊沒有出聲的水門。

    看著兒子像炸了毛的貓向富丘的兒子撲去的時候,水門眼疾手快的拎著鳴人的后衣領,瞬間抱到了懷里,安撫著被富丘的兒子捉弄了的孩子。他有些無力的感覺,富丘的兒子不僅遺傳了面癱,還有毒舌!特別是面無表情的時候,那簡直氣死人不償命!

    宇智波,真的是毒舌的代名詞!曾經被宇智波yi族的族長的毒舌荼毒了很久的某人,有些懷念的勾了勾嘴角,這樣的生活很有讓人懷念的意味。

    “放開我,papa!我yi定要讓這個混蛋付出代價!”鳴人仍舊緊緊地瞪著不遠處的黑發少年,怒火在眼睛里燃燒。

    水門抱緊越來越沖動的鳴人,無奈的看著眼前宇智波少年抱著雙臂無動于衷的冷哼。他真的敗給宇智波了,但是為什么帶土會是那么另類!

    木葉的忍者學校今天很熱鬧,除了yi年yi度的開學典禮,教學參觀同樣很轟轟烈烈。伊魯卡早早的來到教室,仔仔細細的打掃著班級衛生,活潑過頭的小鬼頭們今天要好好表現,所以他不擔心教室再次變得混亂不堪,但是作為這個班的的班主任他必須給那些家長留下yi個好印象,讓他們放心自己的孩子讓他幫忙帶。雖然孩子們的志愿都是忍者,但是家長yi部分只不過是普通人而已!

    看著yi排有yi排被擦亮的桌凳,yi種身為人師的自豪感襲上他的心頭。孩子啊,他將要帶領那些懵懵懂懂的孩子走上未來的路,即使不能成為忍者也可以活下去的路!想到這里伊魯卡不由的微笑起來。他即使不能上戰場殺敵,也可以保護這些稚嫩的生命。

    “伊魯卡老師好!”走進教室的孩子有禮貌的拉著家長的手向他問候。

    伊魯卡好心情的揉了揉孩子的頭發,微笑的說:“你們早。”

    孩子家長審視的目光下,他仍舊微笑著,目送他們坐到位子上去。他暗暗的對自己打氣,自己yi定會是yi個好老師的,絕對!

    漸漸的人多了起來,安靜的教室也熱鬧了起來,孩子們因為家長在場的原因,顯得十分乖巧。伊魯卡勾勾嘴角,有些苦笑,如果孩子們平時的時候也是這樣的安靜,他yi定不會再天天喝潤喉水。

    “那個人真的是四代大人嗎?”

    “是呀,如果是四代大人為什么要抱著那個怪物啊?他不是”

    “噓yi別讓那個怪物聽到了”

    “還真不知道三代大人為什么還把那個怪物找回來,明明都”

    “&8226;那么危險的怪物居然讓他和我的孩子yi起上學,真不知道三代大人”

    “”

    斷斷續續的討論聲涌進了伊魯卡的耳朵,愉悅的心情,瞬間變得有些陰暗。他知道人們口中的怪物是誰。因為漩渦鳴人入學的時候是他經手辦的手續。原來孩子們的仇恨是來自家長的偏見。

    八年前的九尾襲村事件,他的父母也是死于那次戰爭。是呀,那yi晚,幾乎yi大批的孩子都成了孤兒,比如自己。伊魯卡自嘲的勾了勾嘴角,要憎恨他已經憎恨了這么多年。可是他還是恨不起來,當他看到那個金發孩子燦爛的笑臉的時候,干凈而有純碎的笑容,那不是那yi晚的慘烈與悲傷可以彌補的。九尾人柱力,他僅僅是yi個被牽連的孩子,在九尾襲村之戰被留下來的孩子。

    雖然不知道為什么消失了四年又再次回歸木葉,但是鳴人是無辜的!他這樣對自己說。

    現在的金發小鬼需要的是德育課!伊魯卡想起那張只有8分的試卷的時候,忍不住勾了勾唇角,他現在的任務是糾正兩個孩子的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

    怪物什么的,他只是知道漩渦鳴人是yi個需要被照顧的小孩子而已!

    第22章 宇智波

    水門突然覺得自己父子倆最大的人生克星就是宇智波了。雖說自己和富丘是好友,少年時期的時期的相處模式和鳴人和佐助差不多,只是富丘更冷漠yi些,更面癱,更毒舌罷了。幾乎每次相處總是被富丘的毒舌荼毒的有些說不出話來,不過還好的就是他不像鳴人這么,這么的反應劇烈!

    鳴人和佐助再次開始了大眼瞪小眼,還好他們離教室還有yi段距離,并且方位不是很明顯,如果不是這樣,他們yi定會是圍觀對象。水門頭痛的揉了揉太陽|岤,讓事情在這樣發展下去的話,他們就遲到了!說實話,他還沒有見過鳴人的班主任,當年他做校長的時候訂立的規定還在實施著,幾乎所有家長都到了吧,看樣子他不能拆自己的臺,必須在上課鈴聲響起以前趕到教室!

    “鳴人,富丘的兒子,我們走吧!”水門拎著兩個孩子的領子大步流星的走向孩子們的教室,沒有yi點遲疑。

    佐助不舒服的掙扎了yi下,悶悶地說:“我叫宇智波佐助!”

    “papa,好難受,我要自己走”鳴人大概是第yi次覺得父親的不耐煩,有些吃味的看了yi眼父親另外yi只手里的佐助。

    他們繼續大眼瞪小眼,即使被衣服勒的有些呼吸不順,也是沒有任何妥協的意思。

    在上課鈴聲響起的那yi刻,水門終于拎著兩個孩子出現在教室,受到了眾人的圍觀!原來他還以為晚點到會避免過多的麻煩的,但是現在的樣子更加讓人矚目!

    水門放下兩個孩子,順便揉了揉兩個孩子的頭,把這在眼神交戰的鳴人和佐助揉的踉蹌了yi下才停止。水門看向有些驚呆的眾人,不在意的笑了笑,拉著鳴人和佐助坐在離門口最近的yi排桌子上,神情自若,對呆住的老師說道:“我們應該沒有遲到吧,海野中忍?”

    所有人在水門的笑容下吞了吞口水,笑容燦爛的有些晃眼,但是大多讓人脊背發涼。

    “呃咳咳,現在我們開始上課”伊魯卡很快的回過神來,有些不自然的咳了yi下,雖然他聽說四代還活著的消息,但是見到真人還是感到yi絲的不自然,特別和那個人柱力在yi起更加的讓人匪夷所思。

    教室里徹底陷入了寂靜,孩子們在家長不自然的沉默下也小心翼翼的坐在座位上,大氣不敢喘。而那些家長們不是的偷偷看向門邊的金發男人,感覺有些荒謬。八年前相傳已經死亡的四代目火影大咧咧的坐在人們的視線里,身邊是那個妖狐,還有那個宇智波遺孤,這樣的組合真的讓人感到不寒而栗!

    水門沒有在意人們驚疑不定的目光,而是微笑的看著鳴人和佐助之間的互動。yi刻也安靜不下來的小孩啊!水門不在意的看著鳴人和佐助互先攀比的舉手回答問題,好像在像自己證明自己不是笨蛋!呵呵,不僅自己的兒子可愛,富丘的兒子也別扭的可愛呢,雖然有點面癱,有點毒舌,有點和鳴人不對盤!水門越發的笑的燦爛,原來不僅卡卡西小時候喜歡和帶土yi起胡鬧,鳴人和佐助也是yi樣呢,即使傷痕累累,也不會回頭呢。

    水門不由的想起那個紅月之夜,他終究沒有見到好友的最后yi面,可是那個浴血的小小身影不斷出現在他的腦海。宇智波,宇智波,不管是父親,兒子,還是兄弟,浮現的只有數不盡的鮮血。愛的越深,恨得越深嗎?

    那個天才少年為了讓自己最愛的弟弟活下去,寧愿讓他在仇恨里痛苦掙扎,活下去,只是為了活下去,就已經費盡了心血。水門不在看向兩個爭執的孩子,他轉頭看向遼闊而湛藍的天空。活著嗎?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還活著,不再是人類的自己,最終的歸所在哪里,只有鳴人了,他與奇奈唯yi無法割舍的親情,他們唯yi的血脈!

    富丘,你的最后遺言是什么?如今的宇智波,只留下了鼬與佐助,仇恨灌溉的幼苗最終滑向的只有黑暗了。

    曾經的午后,因為戰爭局勢越來越緊張,水門很久沒有見到過少年期的好友,年輕的宇智波族族長。戰爭造就了yi批又yi批的天才與英雄,正如自己童年幾乎跟著自來也老師在戰場上度過。而年輕的宇智波富丘為了宇智波yi族也出現在戰場上,那時的他們還不滿十歲。

    難得的休戰日,愜意的躺在草地上,他問旁邊坐的筆直的好友:“你的愿望是什么?”

    那時的富丘雖然仍舊沒有任何表情,但他還是從好友的眼中看到了名為憧憬的情緒,富丘很是虔誠的說:“我想有yi個家。”

    “你不是有yi個讓人羨慕的家嗎?”他有些羨慕的看向仍舊不茍言笑的好友。畢竟除了自來也老師,他已經沒有了任何親人!

    富丘只是搖了搖頭,第yi次比較多話的繼續解釋:“yi個屬于我自己的家,妻子,孩子,還有我,僅此而已。”

    他甚至看到好友常年緊繃的臉上微微露出了笑容,但是很是溫暖。

    大概那yi天陽光太過燦爛,他第yi次窺見了好友內心的秘密。擁有著那樣光環的人,其實也只是希望有yi個溫情的世界!

    水門收回看向窗外的目光,再次審視身邊的孩子,富丘,你的幸福唯留的痕跡正在慢慢的走向你所想要逃避的黑暗,他已經被仇恨蒙蔽了眼睛,面對你所希望的幸福,這真的很殘酷呢。

    鳴人回頭看向父親的方向,濃郁的悲傷瞬間沖擊了他的神經。他不知道為什么常常面帶笑容的父親為什么會用如此悲痛的眼睛看著宇智波佐助,但是他不喜歡這樣的父親,很遙遠,仿佛會棄他而去。

    鳴人拉起父親的袖子,顫聲說道:“papa?”你不回離開我,不會離開我的吧

    漩渦鳴人最害怕的是自己的父親會消失不見,不知道是來自那里的夢境,那個世界里只有他yi個人!

    yi個人的世界寂靜無聲,仿佛他不存在yi般,所以他討厭這種感覺!

    水門看向拉著自己袖子的兒子,湛藍的眼中不斷膨大的恐懼而閃現的淚光,狠狠的撞進了他的眼中。和他如出yi轍的同樣的眸色里不再是曾經的懵懵懂懂,而是真正的恐懼!他覺察到了?

    水門輕輕拍了拍兒子的后背,輕聲說:“鳴人,你是yi個好孩子。”

    教室里彌漫著的詭異氣氛,人們驚訝于四代目與漩渦鳴人的相攜出場,還有宇智波佐助明顯有些不同于平日的沉默無言。

    伊魯卡的看向坐在最后的那名金發男子,正如記憶里的溫潤面容,已經沒有什么消息的八年的四代目,今天出席了家長會!看到他身邊同樣發色和眸色的孩子,了然的收回了探尋的目光,鳴人的父親!

    伊魯卡很想大聲的笑,那個被他們稱為妖狐的怪物的孩子的父親居然是四代目火影。那個巖壁上的碩大頭像正俯視著村子,而他的孩子居然被自己保護的村子多加的排擠與迫害。即使溫柔似水的男人也會有底線的吧,木葉的英雄的兒子,成了人人喊打的怪物!

    伊魯卡斂了斂心神,仍舊在繼續講課,他知道自己的職責,他沒有權利質疑自己村子的權利,他只是yi個小小的中忍,yi個老師。

    這對笑容燦爛的父子,本來可以作為英雄的存在,但是如今又是怎樣的身份?

    敬愛的四代目火影出席的教學參觀,昭示了四代目的回歸,但是為什么

    伊魯卡的目光淹沒在越來越失控的人群中,當下課鈴聲響起的那yi刻,人們涌向了那個耀眼的金發青年。即使青年的笑容越來越冷淡,也沒有阻止他們的熱情。

    “四代大人”不知是誰喊出了人們的心聲。

    曾經那樣強大的人突然出現,曾經記憶猶新的“殤之夜”,他們以為,他們已經失去了這個令人尊敬的男人,可是如今

    水門不在意似的抬頭,掃向曾經他拼盡生命保護的村民,緊緊拉緊鳴人的手,微笑的說:“呦,大家好久不見。”

    溫潤的嗓音yi如當年就任儀式上的蠱惑人心,燦爛的笑容是每個木葉村民最記憶深刻的夢靨。他是四代目火影,整個木葉村最偉大的火影,也是歷代除了初代以外最讓人尊敬的火影。

    鳴人瞬間抬頭看向自己的父親,他從來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擁有這樣的身份。伊魯卡曾經為他們講的木葉村簡史中,介紹最多的人,居然是自己的父親!鳴人睜大了藍色的眼睛,名為受傷的情緒浮現在他的眼底。

    這些東西,父親并沒有告訴過他,為什么,papa

    至于佐助,他感到震驚,第yi次見到這個金發人物,自稱是自己父親好友的人的時候,他知道這個人不是yi個簡單人物,但是他從來不曾想到這個人物居然是四代目火影。那個已經成為傳說中的人物,更加不知道,冷漠寡言的父親是這個人的好友!

    漩渦鳴人的父親,四代目火影,這個男人真的不是簡單的人物!佐助覺得今天真的是yi個不同于往常的日子,可是為什么漩渦鳴人會被這么多人排擠,而此時漩渦鳴人周身彌漫的悲傷情緒又是怎么yi回事?

    水門緊緊地拉著不斷掙扎的鳴人的手,仍舊看向那些不斷走向前來的村民,雖然微笑,但是那笑容卻沒有到達眼底。他知道自己已經傷了鳴人的心,他從來沒有告訴過鳴人自己曾經的身份,現在的自己已經不再是那個四代目,但是村民并不這樣認為。不斷靠近的村民,水門覺察到了鳴人僵硬了yi下,然后更加劇烈的掙扎。灼熱的溫度從鳴人手上傳來,但是同為火神印記的獲得者的自己并沒有不適感,他低頭看到鳴人溢滿淚水的藍色眼睛,鳴人哽咽的問他:“papa,你到底是誰?”

    他有些凄涼的笑了笑,認真的看著孩子的藍色眼睛,有些顫抖的說:“鳴人,我是你的父親波風水門,曾經的四代目火影。”

    不大的聲音卻像yi陣驚雷,整個教室陷入了死寂。水門抬頭看到的只有yi張張驚駭的到蒼白的臉,還有遲遲沒有合攏的yi張張嘴巴。但是他不理會已經被嚇壞的眾人,仍舊對懷中的哭的有些顫抖的孩子說道:“鳴人,papa不是故意不告訴你的”

    他知道自己的解釋不會讓鳴人感到安全感的,但是他必須解釋。這是他作為yi個父親的責任,同時也是鳴人必須面對的yi個局面。他們畢竟不再是逃亡在外的人,木葉雖然不是yi個好的環境,但是對于鳴人來說這里是唯yi的歸處。

    卡卡西今天覺得自己真的是交了狗屎運,不僅被師傅放假,還看到了新出版的《親熱天堂》的海報,數了數兜里的錢,太幸運了,居然可以買上yi本!

    雖然大部分錢被交到白手上作為家用,但是不能說自己沒有錢!卡卡西每次任務后會偷偷的剩下yi筆錢,今天終于可以買上yi本《親熱天堂》了!想起被師傅yi把火燒掉的精裝本《親熱天堂》,他就忍不住的胃痛。那可是自來也大人作為十八歲禮物送給自己的耶,上邊有著自來也大人的親筆簽名的呢。可是自家師傅當時的表情實在是太微妙了,他覺得如果自己當時求情的話,自己會不會死無全尸?卡卡西想起那時水門的表情時,還是有些后怕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可以說作為父親的師傅危險價值太高?

    顯然意識到冰山yi角危險的卡卡西并不希望自己師傅那個危險的表情留下更深的陰影,卡卡西明智的選擇不再繼續深入思考這個問題。拿起剛得到的最新版《親熱天堂》,卡卡西幸福的瞇了瞇眼。

    “呦,卡卡西,我yi生的勁敵,今天又是很青春啊!”

    卡卡西無視突然出現的邁克凱,繼續百萬\小!說,盡管那個yi身綠皮緊身衣的家伙在自己面前耍寶,難得的假期,難得獲得的《親熱天堂》,他可不想在這個家伙上浪費時間。

    “卡卡西,今天我們決斗吧!”凱熱血飛昂的豎著大拇指,閃著yi口白牙。

    卡卡西轉身,眼睛仍舊緊緊的盯著剛剛到手的《親熱天堂》,向著酒館走去。記得阿斯瑪和疾風還有夕日紅他們今天要舉辦慶祝會的說。

    “卡卡西”凱仍舊陰魂不散的在自己身邊晃悠,什么跟什么啊,他今天難得的假期耶,還是yi邊喝酒yi邊聊天才是最讓人向往的放松方式。對了還有閑暇的時候可以看《親熱天堂》,這才是yi個美好的假期。

    沒有師傅在身邊不停的監督訓練,沒有故事書,沒有德育課,yi切真的很美好啊。除了身邊這只綠的發亮的蒼蠅!

    卡卡西踏進酒館,徑直走向正在向他們招手的疾風,yi切都美好起來了呢。

    “卡卡西,今天挺準時的嘛。”阿斯瑪yi臉驚奇的看著已經落座的他。

    凱不甘寂寞的解釋道:“卡卡西,這才是青春嘛!如果沒有我,你yi定又會遲到的!”

    “嗤yi”夕日紅掩口偷笑。

    “咳咳,卡卡西,你今天怎么了,這么反常?”疾風有些被自己口水嗆住的樣子。

    卡卡西很是淡然的喝了yi口清酒,很是隨意的說:“我發現,我快要倒霉了。”如果老師發現鳴人和白的德育課那糟糕的成績!

    “啊yiyi”眾人驚呼。

    卡卡西仍舊是很平靜的說:“今天是木葉忍者學校的教學參觀”

    “教學參觀又怎么了?”夕日紅不解的問。

    “啊,你怎么還在這里。你不是”阿斯瑪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然后很驚恐的看向卡卡西。

    卡卡西點了點頭,繼續喝酒,慢吞吞的說:“是的,就像你想的那個樣子!”

    夕日紅皺眉,驚訝的看向再次拿起酒杯的卡卡西,像想起了什么,有些不可置信的問:“不會吧!”

    “卡卡西,你要倒霉了!”疾風yi錘定音的拿起自己面前的酒杯重重的喝了yi口。

    凱:

    第23章 課堂之上

    死寂,大概沒有人會想到他們口中妖狐的父親會是曾經最偉大的四代目火影吧。水門自嘲的勾了勾唇角,手心里的溫度還是如此的灼熱。鳴人,他現在唯yi無法割舍的孩子,光彩盡失的暗淡眼眸,這不是他所希望的,他只是希望兒子可以可以找到他的歸宿而已,畢竟現在他與奇奈是人類眼中的另類!

    “怎么可能”

    “四代大人的兒子”

    “這個怪物”

    “開玩笑的吧,四代大人怎么”

    “奇奈大人,怎么會”

    “&8226;&8226;奇奈大人yi定會傷心的私生子”

    “四代大人,你&8226;&8226;&8226;&8226;&8226;死了復生不可能”

    “”

    村民們七嘴八舌的開始爭論了起來,仿佛水門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黑龙江实时开奖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