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 15 部分閱讀

作者:jsntliulw更新時間:
    為那個奇怪的“生物”其實研究禁術的他隱隱已經猜測出那已經不是活著的東西,脫離了**的靈魂,不過只是沒有自主意識的幽靈而已而被沖散隊伍!

    宇智波少年還有自來也兩個人徹底失去了聲息的時候,連木葉的支援的感知系上忍也因為在這個詭異的森林之中的受到干擾,也無法找到在混亂中失蹤的自來也和那個宇智波家的小子!

    yi個是曾經的隊友,雖然叛逃的時候,他們之間羈絆被他親手掐斷了,而且把自來也打成了重傷,為此猿飛老師大發雷霆所以s級判忍也坐實了!那個時候,那孩子卻暗中把通緝令壓下來,并且吩咐執行任務的忍者如果遇到他,就繞道走!

    yi個是現在組織里分配的搭檔,關鍵是也是他最渴望也是最稀少的實驗材料,即便那個材料真的很危險!但是處于這樣的兇險環境之中,即便是他這個掛牌的研究人員也無能為力啊!

    “大蛇丸大人,我們現在怎么辦?”銀發的卡卡西遲疑的走到他身邊,面罩下露出的唯yi的眼睛,有些混亂的氣息。

    看樣子,朔茂的兒子真的對他很畏懼,這樣大蛇丸有yi種欺負小孩子的錯覺,即便是他什么也沒有做。如果他記得沒有錯的話,卡卡西也是那個孩子的弟子之yi吧,怪不得自來也會讓卡卡西和他yi起執行任務呢!

    為了給這個孩子更好的待遇,同時也讓棋木這個姓氏繼承下去,而不是因為棋木朔茂那樣不明不白的死亡而衰退嗎?

    大蛇丸心下了然,金色的豎瞳之中微微柔和了幾分,道:“相信那個笨蛋吧!現在我們準備離開迷霧森林,離藥效失效還有yi個小時,不想死的話,現在就開始按照原路返回!”

    “可是,大蛇丸大人,自來也大人他”卡卡西仍舊有些不放心!

    大蛇丸危險的瞇起了眼睛,舔了舔鮮紅的舌頭,對這個膽敢頂嘴的孩子感到不悅!波風水門都沒有這樣忤逆過他的決定,這個小孩子居然膽敢違抗!

    青出于藍,更勝于藍!但是明顯的是棋木家的小子還沒有達到大蛇丸的要求。

    瞬間卡住卡卡西的脖子,危險的說:“雖然我們現在是合作關系,并且你是自來也的徒孫,但是啊,棋木小子,想要活下去,你必須遵從命令!”

    干啞的聲線讓時刻保持戒備的木葉忍者氣生生的打了yi個寒顫,而無法動彈!只能無力的看著曾經的暗部部長大人被緊緊的扼著脖子在危險人物彪悍的殺氣下瑟瑟發抖!

    那個人,太強大了!

    “大蛇丸大人,我們不能丟下自來也大人!”即便是被扼著脖子,卡卡西也沒有表現出更濃烈的恐懼!

    是的,卡卡西對于大蛇丸的恐懼可以說是無法改變的局面。

    曾經成為波風水門的弟子的時候,還活著的父親曾經揉著他的頭發說:“卡卡西,波風水門很強,即使他看的很年輕。雖然說波風水門是自來也的弟子,但是村里的人都知道,教導波風水門最多的是大蛇丸。那個男人的危險程度,并不是表現在他外在的表現上,而是他真正的野心上面!所以卡卡西,如果如果你們有超越你的老師波風水門的實力的時候,不要去挑釁大蛇丸!”

    那是父親唯yi告誡過的話,自從真正的見過傳說中的三忍,這句話已經深深埋在他的心底!恐懼并且憧憬著,就像波風水門是他生活中最重要的人yi樣!

    但是現在,卡卡西卻倔強的瞪著眼前笑的殘忍的人,曾經的同伴的死亡,帶土,他無法像大蛇丸這樣安心,他不想再失去!

    卡卡西倔強的眼睛,讓大蛇丸有那么yi瞬間的失神,但是現實不允許他多加考慮,如果不離開可能他們全部的人都會在這里全軍覆滅!

    “該死的小子!”大蛇丸咒罵yi聲,金色的豎瞳中有惱羞成怒的不耐,放開冥頑不明的銀發忍者,即便銀發忍者因為他的緣故跌倒在地,回頭對三個瑟瑟發抖的木葉上忍大聲咆哮道:“現在我們開始按照原路返回!”

    “是。大蛇丸大人!”三個木葉上忍下意識的齊聲回答,站的筆直!

    好恐怖的眼神啊!三個上忍欲哭無淚,千不該萬不該的接受這個任務啊!連曾經的暗部部長都招架不來的大人物,他們這些小人物同樣也是無能為力!

    “棋木小子,你也yi樣!如果不想死在這個詭異的地方!現在就給我回來!”大蛇丸并沒有回頭注意那個死腦筋的小子,但是卡卡西是棋木家僅存的孩子,他還是有點放心不下!

    想要偷偷的離開找人的卡卡西頓下了腳步,有些欲哭無淚的塌下肩膀,他要去找自來也大人,誰知道老師大人知道自來也大人失蹤了會是什么表情,如果自來也大人

    “我”卡卡西吞了吞口水,大蛇丸好像生氣了!

    正當卡卡西有解釋的時候,yi個聲音打斷了卡卡西的步調,只聽到yi個氣定神閑的柔和的嗓在迷霧森林音響起:“喲,終于找到你們了!啊,自來也大人呢?我是來取報酬的!”

    “哦,如果是來去報酬的,那么閣下為什么這樣鬼鬼祟祟的不敢現身?”大蛇丸握緊顫抖的拳頭,諷刺的說,“還是說閣下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這個人是yi個高手,并且這樣熟悉的感覺!

    他可以確定剛才這里這有他和木葉這幾個人,而這個人好像是憑空出現的!

    時空忍術?

    他的記憶里,只有那個孩子有這樣的時空忍術!

    難道

    “嚇?呵呵,對不起,我的雇主只是說他會帶yi些人來,沒有想到連大蛇丸大人都會屈尊來這個地方!只是有些措手不及而已。”來人仍舊沒有現身,只是在暗處調笑道。

    大蛇丸敏銳的注意到卡卡西在來人說話的時候微微顫抖著肩膀,好像是很激動。

    如果真的是那個孩子,這樣躲在暗處,可不是yi個好孩子!

    “刷刷”八只苦無疾射而出,封鎖了那個人可以逃避的空間。相較于寵溺孩子,大蛇丸可是yi個實戰派,當然教育孩子他更喜歡進行實戰!

    “大蛇丸大人,你”來人好像閃躲的很狼狽!

    大蛇丸興致勃勃的說:“不要藏頭藏尾,這樣不是好孩子哦!”

    驚悚于大蛇丸的發言剛剛還命令他們趕快離開的人現在卻笑的柔軟的美好側臉讓人如沐春風的人,還是剛才的那個陰沉滿目殺機的男人嗎?

    都說這個大人陰晴不定,也不會這樣啊!三個剛剛歷經了嚴寒的木葉上忍,現在卻沐浴在溫暖的春光之中!

    難道是來人是大蛇丸大人的舊識?

    但是是誰可以讓大蛇丸大人的心情那樣愉快?

    “咚”好像有什么掉到地上的聲音,循聲望去,只見卡卡西迅速的接近那個不斷掙扎的物體,接著傳來那人有些惱羞成怒的聲音:“大蛇丸大人,您還是用蛇高手啊!”

    大蛇丸沒有管卡卡西有些呆呆的樣子,心情愉悅的向那個方向走去,如果他沒有想錯的話,這個應該是那個孩子!

    被蛇緊緊的困住無法脫身的身著黑色長袍的男人,已經好像任命的不再掙扎。

    “真是好孩子啊!”大蛇丸撫摸著通靈獸的腦袋稱贊道,興致勃勃的俯視著被蛇纏繞的來人,輕嘆:“唉,我們這里很好,去找自來也吧。”

    “嘭———”那個人已經變成了yi團煙霧。

    那個孩子還活著,還活著啊!

    雖然波風水門還是比較在乎自來也,但是他已經很高興了!

    離開迷霧森林的時候,yi切很順利,卡卡西沉默了yi路,而不像是在森林里那樣神情激動。彌漫的霧氣,讓人看不到前面的事物,但是大蛇丸真的有些感恩的感覺。那個孩子終于回歸了,而不是死亡的那樣冷冰冰。

    當宇智波少年半夜的時候回到他們暫住的旅館的時候,他知道自來也他們那對師徒已經安全。

    “大蛇丸,唯獨付出感情,你才能夠收獲感情!感情這個東西,并不是yi味的索取,而是需要你付出的啊!”曾經,少年時代,猿飛老師輕輕的揉著他們三人的頭發,有些懷念的對他說。

    付出感情嗎?

    大蛇丸,蒼白的臉上,微微的勾起了yi絲弧度,他們其實也有些感情呢,對不對?

    卡卡西是在月亮快要落下西天的時候,回到旅館的,那個時候祭典的第yi夜已經結束了很久,大多的人已經陷入了沉睡之中。

    躡手躡腳的回到自己的房間,卡卡西有些脫力甚至連身上的夜行服也沒有脫掉就躺在了床上,今天真的是yi個糟糕的yi天!

    進入迷霧森林,除了古怪的龐大野獸,還有危險的大蛇丸,呃,當然還有裝傻的老師大人!怪不得,除了云隱村的暗部,還有第三方的眼光!

    看來他們離開木葉村又給老師添麻煩了!要是知道老師大人在這里,根本就不需要他們吧!卡卡西有些苦澀的捂著眼睛,像老師大人那樣強悍的人,他們這些人只會拉老師的后退啊!就像今天,如果沒有老師的話,他們真的可能真的失去自來也大人啊!

    猛然間坐起身來,孩子們沒事吧?雖然有老師大人派人保護,但是他們今天參加的可是祭典!卡卡西突然意識到事情有些大條了!

    隔壁是白的房間,卡卡西慢慢推開房間的門,沒有人!

    心跳有些加劇的趨勢,卡卡西深深的吸了yi口氣,走到鳴人和宇智波遺孤的房間,緩緩的推開!

    呼,太好了有人!

    白,鳴人,宇智波弟弟,還有yi個小女孩?

    卡卡西看到的是四個孩子毫無形象可言的趴在地板上的榻榻米上正睡的香甜!白是睡相最好的,鳴人成大字占據著中間的位置,yi個胳膊還有腿已經狠狠的壓在宇智波弟弟的臉上和身上!而宇智波弟弟好像連睡覺也不安穩的樣子,緊緊的皺著眉頭!如果不是因為卡卡西對人的氣息很靈敏,他可能真的無法發現在白的另yi側還蜷縮著yi個小女孩!

    不過,那個小女孩是誰?卡卡西,有些苦惱的抓了抓自己的頭發,對這個憑空出現的孩子感到好奇,但是最終他只是拿起被子給這幾個孩子蓋好。

    現在已經晚了,有事的話,還是明天再說吧!

    夜快要過去。黎明已經近在眼前!

    第43章 成長的代價

    陽光很好,天空中的云也不是很多,云隱村因為地處高地,顯得天空近在咫尺yi般!好像yi伸出手就可以觸及到那湛藍的天空,但是那只是錯覺,即便是如此湛藍的天空也不是他們凡人可以到達的。

    對于小女孩紫苑的入住,卡卡西無奈的只有點頭答應!在經歷過鳴人小惡魔和紫苑小巫女雙重惡作劇的洗禮之下,卡卡西已經再次任勞任怨的當起了全職保姆。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好像鬼之國的人已經默許了紫苑小巫女呆在他們身邊?

    卡卡西搖了搖頭,他可不想在接觸真相yi類的什么東西,背負著宇智波弟弟憎恨的鼬,還有屬于宇智波真實已經讓他看出倪端!作為局外人,他就已經覺得很是辛苦!

    所以,真相,還是不去探究了吧!卡卡西戴著白色口罩,伸手遮了yi下眼睛,仰視著陽光明媚的天空,只要祭典還沒有結束,他必須負擔起照看孩子的責任!

    因為昨天晚上的事情,自來也決定暫緩此次行動,名為休整,但是實際上不過是找借口游玩罷了!云隱村的祭典有名程度,yi直是愛看熱鬧的人的首選之地!卡卡西無奈但也是莫可奈何的點了點頭,有老師的首可,他也不矯情!

    “吶,卡卡西大叔,我們去參加祭典吧!”鳴人穿著木屐“噠噠”的快步跑到卡卡西身邊,仰起頭,仿佛藍水晶yi般的清澈眸子有些期待的看著眼前的成年人:“昨天,你說有事情沒有參加,今天不能食言啊!”說著握了握小拳頭,有些威脅意味的揚了揚!

    卡卡西失笑,這個動作如果是師母漩渦奇奈或者是三忍之yi的千手公主可能還有威懾力,但是鳴人這個動作只是讓鳴人顯得更加嬌憨而已!

    揉了揉鳴人硬硬的卻不扎手的金色短發,卡卡西難得正經的說:“好好好,鳴人。我帶你們去參加祭典,今天我請你們”

    “哦也!”鳴人沒等卡卡西說完,就已經興高采烈的跳起來。拉著卡卡西的袖子,指手劃腳的說:“卡卡西大叔真的是好人的哇呦!吶吶,卡卡西大叔,我要吃拉面,拉面的哇呦!”

    “鳴人,怎么了?”門外傳來白的聲音,卡卡西明顯的覺察到了鳴人的動作yi僵:“紫苑還有佐助都已經在樓下等你們很長時間了!”“嘩啦”紙質的房間門被拉開,白笑的很溫柔的出現在他們面前。

    “還有卡卡西師兄,你剛才的話可要算數哦!”白仍舊笑呵呵的樣子,可是卡卡西突然覺得今天他可能是兇多吉少!

    有時候參加祭奠,也是yi種很痛苦的決定!卡卡西按著自己的胃如此想到,特別是看到白從容的從門外走過來,順便把鳴人從他身上下來,笑的特別溫柔的對鳴人說:“鳴人,拉面很沒有營養哦!”

    金發孩子瞬間高亢的情緒低落了下來,燦爛的金發也顯得有些暗淡無光!

    最近好像白的變化真的很大啊!卡卡西擦了擦冷汗,在白看過來的目光中有些感慨。擺了擺手說:“沒有拉面,我請你們吃壽司團子yi類的小吃”

    他記得剛剛回木葉的時候,這個孩子很純良的,什么時候發展成這樣!卡卡西不明白,水無月白到底很什么人學會這樣皮笑肉不笑,顯然有些腹黑的笑容的!

    雖說老師大人的任性和大蛇丸大人如初yi折,但是老師大人和鳴人yi樣都是天然呆,為什么白成了隱腹黑了呢?

    卡卡西挫敗的在鳴人哀怨的目光下搖了搖頭,水無月白可是家里的掌勺人,他們得罪不起啊!

    相較于木葉那個封閉式的祭典,云隱村的祭典是開放給整個大陸!

    云隱村大概因為祭典的原因,最近變得比較熱鬧。不僅是居住在這里的村民,甚至還有來自各國的游客和大名諸侯之類的高官和富甲yi方的商人!

    所以祭典期間,這里已經形成了很繁華的貿易市場,購物的天堂也不為過,可以在這里找到各國的風俗土物。幾乎囊括了各色民族的特色!

    飾品,小吃,雜耍,數不勝數。

    卡卡西戴著幾個小鬼再次出現在街頭的時候,明顯的監視的目光已經很稀少了!

    大概前幾天的兒童專場電影也讓那些監視人員看的精神具疲了吧。再加上迷霧森林越來越驚悚的傳言,云隱村已經焦頭爛額了吧!卡卡西不負責任的想。

    “卡卡西大叔,我要那個!”鳴人指著yi個紅色的天狗面具,拉著卡卡西的袖子,很是迫切的說。

    卡卡西搖頭,鳴人真的是yi個小孩子呢!

    “我要這個!”紫苑同時拉著卡卡西的另yi只手,指著yi個金色的狐貍面具,紅撲撲的笑臉,不知道矜持為何物!

    沉默寡言的多時的宇智波弟弟,早已經自顧自的揣起yi個黑色的貓半臉面具,揚了揚:“我要這個,卡卡西!”

    卡卡西無奈啊,回頭問身邊的師弟:“白,你要什么面具?”

    白只是搖了搖頭,這次真的笑的很溫柔:“不了,卡卡西師兄,我馬上就要成為下忍了,所以這些玩具還是給鳴人他們吧。”

    下忍了啊!卡卡西掏出錢包,為三個孩子付了錢,看著白拉著別扭的宇智波弟弟追趕已經跑遠的鳴人和紫苑小巫女,不由的感慨!

    即便看起來還很小的水無月白,也要成為下忍了!而鳴人和宇智波弟弟也向著忍者之路進發著。就像老師說過的那樣,孩子們總有yi天會長大的!

    對于昨天晚上的行動,那些難得撿回yi條命的忍者們,談得上后怕,還有丟臉。大概這也是為什么云隱村對他們的行動不聞不問的原因之yi,那個迷霧之森太過詭異,沒有十全的把握,或者說沒有達到像那個救了他們的那個強者那樣可以自由進出迷霧森林的地步,大概那個迷霧森林會成為他們的墳墓!

    不管是那些聞訊而來的大隱村,還是小忍村,幾乎全軍覆滅于那個迷霧之森。森森的寒意,遍布的毒霧,**的尸體和裸露的白骨,抬頭仰望甚至看不到天空,唯獨只有這些才是那個森林里的獨特風景。引人沉淪的陷阱,那里面簡直是人類的末日yi般的情景。

    迷霧森林對于人類來說就是地獄!

    沒有人可以活著!

    奔跑著||乳|白色的龐然大物,不是屬于這個時代的古老生物,據說那只是古老的靈魂的實體畫的古老幽靈yi般的存在。沒有自主意識,但擁有的破壞力,卻不是他們可以比擬的!

    即便忍術很是厲害,但是傷害靈魂的幾乎不存在!

    傳說曾經的木葉隱村的四代目火影擁有可以傷害靈魂的禁忌之術,但是現在那個四代目火影是否活著還是yi個未知數。還有據說施展傷害靈魂的禁忌之術的同時也會傷害使用者的靈魂,甚至可能召喚出上古時期的邪惡靈魂,名為“死神”的滅世之神。

    自從眾神離開,上古的傳言只有死神留了下來,司掌死亡的邪惡神靈。傳說,死神降臨之時,這片大陸將要迎來終結!那樣的末日不是他們這些人類可以承擔的起的存在。

    面對絕對強大的力量,微弱的小小的掙扎,對那樣的存在根本造不成造不成傷害!

    “魑,我們真的要放棄這個任務嗎?”同伴有些不甘的通過旅館的窗子瞥了yi眼迷霧森林的方向。

    窗外是參加祭典的熱鬧喧嘩,沒有人知道昨天晚上的驚險活動,如果沒有那個人的救助,他們大概也已經成為了白骨之中的yi員了吧。

    被yi個人救,這是魑最為無法忍受的無力,但是現在他們真的只不過是去送死罷了!

    “回去吧!我寧愿在地下忍界購買大致的情報,也不想栽進去!”

    魑抱臂靠在房間的墻上,神情漠然的盯著僅存的同伴,黑色的眸中神情晦暗,這yi次任務的失敗,造成的后果可能真的無法彌補,但是他們雖然啊是忍者,但是也是人類!

    “金狐嗎?也是呢,只有那個組織的情報。”同伴有些苦澀的勾起笑容。

    四個人的隊伍,現在就只剩下他們兩個,能夠活著已經足夠奢侈!

    搔了搔后腦勺,綠發黑眸的魑,勉強勾了勾嘴角,即便苦澀已經彌漫心間,對神情低落的好友和同伴說道:“呵呵,也是呢,我們每年的收入都有將近五成貢獻給了那個組織!”

    同伴點頭稱是:“如果沒有那樣的情報提供,我們可能已經死了呢。”

    他們也是人類,也是害怕死亡,即使他們選擇了忍者這個職業!

    酒館里人聲鼎沸,隨著祭典的到來,平時很冷清的地方,現在也變得喧鬧了起來。充斥著金錢c欲1望c墮落,還有貪婪。

    女人,美酒,多么美好的字眼,現在在波風水門眼中就如同洪水猛獸yi般。

    他們這個角落已經足夠偏僻,但是卻吸引了很多的目光,不僅是波風水門的裝束,還有的就是白發中年忍者的知名度!畢竟自來也作為暢銷書《親熱天堂》的作者在大陸上的知名度甚至超越了曾經戰爭時期木葉傳說中的“三忍”之yi這個名號。

    對于交易情報的人來說,暗之帝王金狐的特征他們更是清楚,對于金狐的出現可以說是喜憂參半,畢竟暗之忍界的三個勢力之yi的暗之帝王金狐帶給這個忍界除了情報還有高額的任務獎勵!

    相對于yi墻之隔的祭典所屬的鬧市,酒館可以說是成|人的世界,同時也是情報交易最頻繁的區域之yi。雖然仍舊是渾身綁滿繃帶,甚至沒有露出yi個頭發,他只不過是在這個座位上靜靜的坐著,就感覺到好多目光不時的掃向他。

    敵視,驚疑,崇拜,甚至癡迷?

    既有手下,也有敵人,同時也有他的老師!

    波風水門再yi次體會到自家老師的危害性!盡量保持著禮儀優雅的靜坐,很不容易把搭訕的幾個濃妝艷抹的女人打發走,波風水門覺得他的身心具疲!

    怪不得奈奈會和老師大人這樣的不對盤,看著左右摟著yi個女人大笑的白發中年忍者色狼yi般的丑態的時候,波風水門真的想要拂袖而去!

    以前的自來也老師喜歡偷窺就罷了,每次他會很盡職的去被綱手大人揍得骨折的老師大人,但是如今已經發展成這樣,波風水門已經深感無力,甚至心力交瘁!

    他應該慶幸,卡卡西這些年只是受到老師的《親熱天堂》洗禮也沒有發展成這樣的色狼級別嗎?不由的波風水門感到自己的胃很痛,但是卻不想掃了老師的興,不然被老師大人碎碎念,他會瘋掉的!

    “大人,不要這么冷漠嘛,來,喝酒啊!”

    溫軟的女性**再次貼了上來,波風水門繃帶后邊的臉險些扭曲!瞥yi眼興味盎然的老師大人嘴角yi抹j計得逞的不懷好意的笑容,即便是強悍的四代目火影此時,也有落跑的沖動!

    “呵呵,姑娘,我已經有妻子了!”波風水門僵硬的拂開女人遞上來的酒杯,在心里開始詛咒起自家不良的老師。

    明顯的外行人的回答,讓對面的女人,嬌笑yi聲:“嘛,這里的客人很多都有妻子的啊!”接著再次纏了上來,刺鼻的脂肪味,讓波風水門再yi次體驗了yi把眩暈的惡心感!

    天知道,他曾經接觸的女人都是像綱手老師那樣強悍的女人,這樣纏人的女人他真的應付不來,再次把抵到嘴邊的酒杯推開,波風水門有些惱怒的再次**的說:“對不起了,姑娘,我不喝酒!”

    自來也有些不贊同的放下手中的酒杯,笑嘻嘻的說:“吶,不要對大姐姐這么冷淡嘛!”

    “可是”波風水門想要反駁,他想說他要等奈奈。

    但是自來也并沒有讓他說完,只是瞪著他說:“不要說了!”

    揉著自己有些酸脹的太陽|岤,自來也雖然仍舊紅著臉但是不悅的情緒已經凸顯而出!有些命令意味的說: “沒什么可是的,現在的你啊,應該溶入這個生活,而不是恪守什么責任義務的!你已經”

    他是知道的,自家徒弟yi生最愛的女人只有那個紅頭發的暴力女人漩渦奇奈,也知道最近幾年自家徒弟獨自撫養孩子的艱難,但是他此生最為后悔的是沒有把自家徒弟從死亡的位子上拉出來。

    繼承火影之位,雖然說是眾望所歸,但是,但是他還是不想讓這個孩子,讓這個孩子沾染上那樣的命運!

    雖然他相信老蛤蟆仙人的預言:“命運中的命運之子,將會是你的弟子!”

    但是,已經經歷了那樣多人的死亡,他不想現在僅存的弟子再次陷入那樣死亡的命運之中!

    活著,只要還活著!他就會感謝那些遠去的神明!

    “我只是想要你活著而已,我的弟子啊!”

    第44章 談判

    雖說昨天晚上的迷霧森林之行,波風水門作為最后的保證,是他把迷路的老師大人帶離迷霧森林。可是這樣的廉價勞動力真虧的老師大人可以想的出來!

    波風水門端坐在雷影宅,有些無奈的甚至低迷的嘆了yi口氣!他從來沒有想到老師大人會是那樣的無厘頭!粗神經,好色,還有不正經!不知道曾經的綱手老師和大蛇丸老師是怎樣忍受這樣的老師大人的!

    再次為有那樣的老師大人哀悼yi下,波風水門果斷的不在去想那個老師大人與自己的影分1身之間現在在干什么!有影分1身盯著,大概老師大人不會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吧。水門有些底氣不足的懊惱的著。畢竟那個可是他最尊敬的老師大人啊!水門從來沒有想到過已經是yi個孩子父親的自己還會煩惱除了孩子以外的另外yi個任性的老師大人!

    雖然在自來也看來,波風水門的任性程度和曾經的隊友大蛇丸媲美,但是對于波風水門來說無法擺平自來也也是在情理之中。不過,波風水門,現在開始對身在木葉的三代目大人感到悲哀!

    桌上的清茶裊裊的冒著熱氣,室內yi片寂靜,周圍充滿探視yi般的視線,作為暗之忍界的帝王,這樣的待遇也可以說是情有可原。畢竟暗之忍界與這個世界是密不可分的聯系!他的存在大概已經被列為sss級別了吧。

    拿起桌上的茶杯,微熱的觸感,讓獨自等待的男人微微的松了yi口氣,即便如此,雷影的仆人還是懂得待客之道,并沒有因為他神秘的外表而怠慢了他!

    不過沒想到的是像雷影那樣粗狂的外表,住處會是這樣的文雅。寬敞的和室,矮桌與榻榻米,還是有清茶!這和雷影大人的外表成很鮮明的對比,像那樣不拘小節的粗狂外表下也有著平常人的心!

    水門搖了搖頭,想這些有的沒的真的有夠傷腦筋的說。現在的他是作為拜訪雷影大人的訪客的身份出現在這個和室里,而不是作為曾經的四代目火影,他沒有權利評價他人的生存方式!

    不過舍內的擺設也和普通的百姓沒有多大的區別,唯yi可以稱道的大概就是自己對面墻上的幾幅畫像了吧。

    雷影傳承不同于火影,而是被這個強大的家族世襲的。掛在墻上的畫像的面容可以說是很相似的面容,同樣威嚴的神態,但是氣勢還是有些不同的。

    特別是現在的雷影的父親,嚴厲的表情幾乎已經可以看到生前的風采。只看畫像就讓人渾身發麻,要是還活著的話,現在對于他們來說可以說是yi個不小的挑戰啊!

    但是呢,讓波風水門感到有些艷羨的還是雷影的收藏!原本以為自己的實驗室里的材料已經足夠齊全,但是看到雷影的收藏的時候,波風水門真的感到這個世界上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并不是他有收藏的癖好,這個雷影大人也不簡單,雖然可能雷影并不知道那些材料的用途,但是多么齊全的材料啊!

    波風水門身為研究人員的精神有些冒頭的跡象,但是他知道現在不是搞研究的時候,但是以前搞研究的時候缺少的就是材料!這樣波風水門心下打起了小九九,是不是可以用情報獲取這些有趣的實驗材料?這讓波風水門感到分外的躍躍欲試!

    再次見到雷影的兄弟,對波風水門來說,的確不是yi個好的體驗!甚至微微有些不自在,自從第三屆忍者戰爭結束以后,除了在五影會議上見到過現在的雷影以外,那個喜歡說唱的八尾人柱力還真的沒有見到過呢!

    按著自己的額頭,只希望那個八位神牛不要拆自己的臺,以免穿幫!鳴人來到云隱村的時候,他還為此險些和自來也老師吵起來!

    畢竟鳴人是yi個“掛盤”的九尾人柱力,如果被間諜發現了,所可能造成的國際糾紛那可不是yi個小玩笑!如果可能的話,可能會成為第四次忍者戰爭的導火索也不yi定!

    相較于鳴人的身份,宇智波佐助還有水無月白也是小巫見大巫yi般!現在忍界僅存唯二之yi的年幼的宇智波,還有霧隱村追殺的水無月遺孤,即便是在嚴密的保密手段,也有可能會被人所知的那yi天!

    頭疼啊,除了暗之忍界的事物,現在他還得擔當起奶爸的責任,畢竟云隱村如同他的影yi般,對于稀有血繼可以說是“強盜法則”,只有進,沒有出!

    記得初次見面的時候,他們彼此只不過是敵人,為了保護九尾人柱力,為了保護奇奈,這是不僅是他的責任,還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沒有哪個男人會讓自己最愛的女人陷入敵營,而不采取行動!

    他知道自從初代目火影和二代目火影相繼離世,九尾人柱力逐漸淡出了人們的視線,但是當他知道自己的女友成為了第二任九尾人柱力的時候,是怎樣的震驚,還有心痛!

    在他不知道的時候,笑的燦爛的有些暴力傾向的女孩子正在承受著寂寞,正在承受著隨時可能失去神智的危險!那是第yi次讓他嘗到愛情的滋味,苦澀中蔓延的甜蜜,他愛慘了的女孩,即便如此還是為他綻放著燦爛而又美好的笑容!

    奇奈,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他的妻子,他孩子的母親。除了木葉,奇奈是他最重要的存在,有時候,他也會想只要有奇奈的存在,他就會很幸福,很快樂!

    那樣如同燃燒的火焰yi般的絢麗紅色長發,見證了他們的愛情!

    不同于保護村子的自豪感和責任感,保護奇奈已經成為了他的生命中最重要的yi環,即便是奇奈說她不需要他的保護!他愛奇奈,就像曾經的午后,為熟睡的紅發女孩輕輕的蓋上薄毯,溫馨卻幸福!

    “嘩啦”紙門被拉開,三個人影出現在訪客的面前!

    令波風水門感到驚訝的是除了雷影兩兄弟以外,鬼之國的現任巫女也在其中!

    “金狐,讓你久等了!”

    雷影有些過意不去的對來人說,畢竟暗之忍界的首領之yi等待這樣長的時間真的不是待客之道,但是迷霧之森的威脅還沒有解決,yi只是他的心病!

    “呃,我介紹yi下,這是奇拉比,這是鬼之國的巫女。”雷影很簡單的指了指身邊的人,作為私下會面,不拘小節的雷影大人選擇了比較隨意的語氣:“還有,你們眼前的人是此次協助我們調查迷霧之森的金狐大人!”

    雷影的弟弟比,戴著黑色的墨鏡,背著八把尖刀,在雷影介紹完彼此的身份的時候,并沒有入座,只是上下打量著來人,嘴里有些哼唱:“哼哼比大人很高興認識你讓我們來說唱”

    水門yi臉無奈,沒想打除了八尾以外,這個世界上真的還存在這樣的人啊!說唱,繞了他吧!十項全能可能是木葉村對他們的四代目火影的瘋狂存在,就像奇奈說的那樣,他成為了他們的偶像yi般的存在,但是鮮為人知的是:波風水門是yi個音癡!

    盡管波風水門有著yi副好嗓子,但是唱歌的話,波風水門真的唱不來!

    鬼之國的巫女可以說是yi個傳統的女性,微微對來人欠了欠身,禮貌的說:“很高興見到您,金狐大人!”

    毫不失去禮數的恬靜模樣,讓室內的人耳目yi新,可以說是不愧是上音天命的巫女大人,和普通女子相比起來真的有很大的區別!

    水門僵硬的對巫女大人點了點頭,對眼前突然熱切的貼上來搭話的比無可奈何!還好八尾神牛沒有拆自己的臺,否則現在他們之間不可能坐在yi起喝茶!

    對于自家兄弟的無禮,雷影大人更加尷尬的笑了笑:“比就是這樣的性格,希望金狐不要在意!”

    水門點了點頭,對于這對兄弟,水門只能用無奈來形容。不再是敵人,而是合作伙伴,本來他們之間并沒有什么深仇大恨,唯yi有些芥蒂的是曾經云隱村綁架過奇奈而已。

    唉,波風水門表示他真的不想在繼續糾結了!

    雷影兄弟奇拉比的出場真的不是yi個小的聽覺與視覺沖擊!不僅讓他險些暴露自己的缺點,也險些忘了自己此次的目的!

    八尾人柱力,呵,有八位神牛在身后保護嗎?

    他可以明顯的感覺到八尾神牛對于自己的現任人柱力并沒有深刻的敵意,甚至有些惺惺相惜?難道都是喜歡演歌的緣故?

    “咳咳,金狐,此次您并不是只為了來喝茶的吧。”雷影難耐的扭了扭脖子,對于這樣和諧的茶話會有些適應不能。

    即便是他們的私交再好,暗之忍界不是他們隱村可以輕易招惹的存在,三大勢力之yi的情報組織的首領暗之帝王金狐的到來,肯定不是那樣簡單的事。

    “喲金狐”比也符合的搭話,只是被雷影大人按住,沒有繼續湊近而已,同時也被雷影大人彪悍的眼神封了口!

    其實像奇拉比這樣在云隱村可以肆無忌憚的惹是生非,也可能是雷影大人的縱容,久而久之造成八尾人柱力的無法無天,最終除了自家兄長大人以外,已經沒有任何人可以讓奇拉比害怕的存在了。

    “呵呵,雷影大人說笑了。”放下茶杯,瞥了yi眼端坐的巫女,水門心下了然,他們現在要討論的是關于迷霧之森的事。

    “關于情報,如果您出的起價錢的話,我會第yi時間奉上!不過我來找您是為了另外yi件事,當然您要的情報也不會少!”

    看了yi眼被自家兄長制服的奇拉比yi副毫無所知的模樣,即便是怎么寵愛自己的人柱力,八位神牛也沒有忘記屬于他們尾獸之間的協約:他們不要干涉人類,同時也不要人類干涉他們!

    也是,此次迷霧森林的形成和貓又的查克拉壁脫不了干系,大概八尾神牛已經意識到了此次事件已經不是人類可以擺平,但是也不想得罪貓又而選擇了旁觀!

    真是yi頭,狡猾的章魚啊!有時候明哲保身也是yi種學問!

    “什么事值得您的大駕光臨?請恕我的愚鈍。”雷影不緊不慢的進行著外交辭令。

    “呵,也不是什么大事,迷霧森林的現狀,我相信雷影大人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我只是在想在巫女大人實施封印之法以前,封鎖迷霧之森而已!”

    “封鎖迷霧之森?”雷影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有些沖動的問:“為什么?”

    他們已經不再在意那個所謂的森林了,對于那個邪門的森林,他們已經想盡辦法突入,卻毫無進展,反而折損了很大部分的生力軍!

    吃過yi次虧的長老團,再也沒有提議過那個吃人的森林!相對于這也對雷影來說也松了yi口氣,自家兄弟在開始的時候就已經強烈反對的,沒有聽取奇拉比的意見,這讓雷影大人感到分外的自責!

    如今金狐提出這個要求,真的有些強人所難!

    “太多的亡靈加入的話,封印會更加的困難,對不對金狐大人!”溫婉的巫女大人輕聲問道。

    “人類的靈魂只會讓迷霧森林擴散的更快!如果不再巫女施法以前控制住,封印可能無法完成!”水門有些無奈的從懷中掏出兩個卷軸,打開,yi張地圖,還有yi張寫有名字的紙,鋪在矮桌上,有些凝重的指著卷軸說:“昨天夜里死了二十二個人類,本來已經停止擴散的森林現在又向四周擴散出將近百米!”

    雷影大人凝重的看著眼前的報告,臉色不善,沒想到昨天有那么多忍者闖入迷霧森林,而他的暗部卻毫無任何消息傳來,這讓雷影大人感到羞愧!

    安全部署出了這樣大的漏洞,看樣子過段時間必須從長計議!

    瞥了yi眼靜待他的回話的金狐,其實防不住這個人也情有可原,再精銳的部署對這個實力不可測的暗之帝王也是束手無策,至今也沒有聽說過那個國家可以防的住眼前的人物的;但是怎么看這份情報中的死亡名單中的人都是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啊!

    “您的意思是說,情況再惡劣下去,甚至連巫女也會無能為力?” 雷影睜大了眼睛,至今沒有想到問題卻是出自這里!

    “對,是這樣的沒錯!”巫女大人平靜的開口,肯定的說:“即使我們族人擁有著可以封印大陸上邪佞之物,如果超出我的能力范圍,這也是無能為力的!”

    第45章 相遇

    關于迷霧之森的談判仍舊繼續,畢竟那已經是關于這個世界存亡的yi個關鍵,那里對于云隱村甚至整個大陸來說危險的等同于曾經被稱之為“滅世之神”!

    大概死神聽到這個比喻會不滿,但是作為死神寵物的貓又的寶物來說,查克拉壁是yi切“活著”的生物禁忌!

    無從反駁,上古時期的東西出現,如果沒有辦法解決,對于人類來說可以說是很恐怖的存在!這個世界雖然已經不再荒蕪,但是充斥的**還是讓所有被稱之為怪物的龐大尾獸,感到莫名的悲哀。

    貓又的查克拉壁可不是yi個那么容易解決的東西,水門覺得口干舌燥,端起茶杯狠狠的灌了幾口,完全不顧當場的雷影大人緊緊盯著卷軸的鐵青的臉,還有八尾人柱力企圖再次搭話的舉動。

    如今無法找到結束這個災難的辦法,真的很讓人沮喪!

    迷霧之森對于不管是人類還是其他生靈來說,都是危險的存在啊!

    找不到貓又的蹤影的如今,單憑人類是無法解決查克拉壁這個問題的!即便是繼承了九尾的查克拉,他也有些束手無策的感覺!這讓水門感到分外的焦躁!已經消去了曾經榮光的他們,還有沒有能力解決這個事件真的是未知數。

    八位神牛看樣子是打算袖手旁觀,畢竟他沒有保護人類的義務,人類的未來與否與他并無關系。上古的約定是不要威脅人類,幫助人類這個條框只是約束了曾經為火神的圣獸的九尾妖狐而已。

    唉,他這樣做真的是多管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黑龙江实时开奖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