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 60 部分閱讀

作者:hefeng616更新時間:
    個罐子死盯著黑板,又瞄yi眼旁邊的女孩。櫻嘴瑤鼻c點星般的大眼,校服掩蓋不住的膨脹的胸脯,少女的清香yi直沒怎么留意,原來身邊這個女孩也長成了個亭亭玉立的少女。悄悄在桌下伸手握住那白皙的小手,入掌若無骨:「沒事的,哪都不疼。」

    「可你你你」yi陣滾燙的熱力從手心沖到心房,直把心要擊出來,王靜蓓腦子yi片混沌,想拔手,不敢也不舍,校服里的身子陣陣燥熱,第yi次靜坐著流汗了。

    「喔!對不起!」歐陽致遠忙放開手,擦著手心的汗水。

    「又搞臟你了。」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不是你,是是」王靜蓓急了,似乎自己給他的是yi個極愛干凈的女孩子的印象?嚇壞他根本不是自己的本意,想解釋,又不知從何說起,淚水又打轉了。

    歐陽致遠覺得有點好笑,他見過這女孩柳眉倒豎杏眼圓睜,見過她溫文恬靜忸怩作態,就沒見過她這么的象個受驚的小兔般,拍拍她手背:「咱又不是流氓,看你急成那個樣兒。」

    王靜蓓「哼」的yi聲也甩手,端正了身子在本子上畫出yi個圓圈,點兩點,再添yi條弧線,yi個笑臉。滿意地在圓圈上加上和歐陽致遠yi樣的短發,口里小聲地咕噥yi句只有自己才能聽到的話:「你就是大流氓」

    第二節 自習課鐘聲響過容馨玲才到的教室巡視,眼見這群孫悟空都安靜的忙活,心里說不出的欣慰。轉眼死盯了yi會歐陽致遠,卻也發現他沒抬起頭過,象是并不知道她的到來。心中yi陣好氣,慢慢地在過道中踱著,東瞅瞅西站站,最后在他位子旁定下了。

    歐陽致遠看到的是yi雙尖頭的黑色高跟鞋,然后是肉色絲襪,再往上是荷葉狀的裙擺,米黃銫的筒裙就沒再抬眼,順手扯yi張紙在上面寫字,手肘是慣例的伸到桌面外了。

    容馨玲抿嘴無聲地笑了yi下,看看周圍都是低頭溫書的學生,于是抱手在胸,慢慢地把身子貼到那大膽的手肘上,低頭看這班長的功課。

    手肘和老師身體相交的位置恰好就在襠部,歐陽致遠熟練地把肘做著幅度不大的移動。容馨玲的蔭部妙處就在于此,并腿站立的時候,隆起的肉1b1肉感非常的柔軟。透過順滑的裙子,手肘清晰地感覺到了婦人內褲的花紋,不用說,肯定是中間鏤空的,說不定還有很多毛毛從蕾絲的間隙中透出來了呢

    字寫得極小,容馨玲靠前俯身去看,下身配合著小流氓用力地頂著不安分的手肘,直令**隱隱作痛方罷,腔道內外卻已是濕透了。

    歐陽致遠把字遞到容馨玲手上:「容老師,這首詩的下半句想不起來了,也不知道哪朝哪人的手筆,能給個提示嗎?」

    「煙籠寒水月籠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字雖小,卻也剛勁飄逸。

    「嗯老師也記得不是很清爽,應該是杜牧的吧。」容馨玲微笑道,隨手拿筆在后面補上yi句。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師回去查查,yi會下課你來辦公室告訴你。」

    「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后庭花。」字也小,充滿柔情蜜意。

    待得容馨玲離開,王靜蓓yi個冷不防把紙搶過去:「充大尾巴鷹吶煙籠寒水月籠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后庭花。笨蛋,《泊秦淮》都不懂,還自吹自擂什么熟讀唐詩三百首」

    「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作詩也會滛噢?」歐陽致遠得到了老師的暗示,滿肚子的歡欣鼓舞,把個「滛」字加重語氣,還不忘擠個「媚眼」。

    王靜蓓心里沒來由的yi蕩,撇嘴說道:「死相。」懷里揣著的那個小兔兒咚咚咚地跳個不住,yi股甜蜜蜜的滋味涌將上來,卻是以往都沒嘗試過的。回過頭來要執筆作勢,發現手足酸軟已是力不從心了。

    盡管王靜蓓希望時間過得慢yi點,再慢yi點。然后最好學校的電鈴壞了,再然后敲鐘的老頭又喝多了什么的下課鈴還是比她預料的要快很多的響起,yi如以往,鈴聲還沒斷,歐陽致遠已是沒了蹤影。才發現用「嗖的yi聲就不見了」去形容這位班長的話,還真有點侮辱了他這個動作的敏捷性。咬咬唇,只能是悄悄地替他收拾文具,悄悄地把那張大尾巴鷹的詩詞真跡藏起,悄悄地疊好手帕掖進小褲兜。

    她都不知道這是第幾條手帕了,每條手帕也就給那人用個兩三次,爾后都被她捏成小老鼠小兔兒小貓小狗的在家里閨房藏了yi大堆。閑來無事,就把各式小動物們拿出來排隊,挨個的批評訓話打屁股,而后又心疼地或帶個小老鼠逛街,或帶個小兔兒泡澡,不yi而足。今天的手帕似乎和以往并無不同,照例濕漉漉的放進褲兜,照例就把褲兜也弄了個潤潤的。可是那陣子潤潤的感覺傳到大腿,似乎為什么大腿感覺的不是清涼而是燥熱呢

    歐陽致遠哪就理會得這懷春少女的小小心思,雙腿早望教師宿舍樓邁去了。

    老師說的辦公室只是yi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暗語。真正的戰場在宿舍樓那邊呢。

    八樓的窗戶已經拉起窗簾亮起燈光。女主人會在哪里怎樣的等著他呢?

    房子的里里外外并沒有人,找遍了只有兩盅冒熱氣的燉|乳|鴿在餐桌上。直待歐陽致遠咽下最后yi口燉品,門外才鑰匙叮咚的響起,容馨玲喘著粗氣闖進門來。

    八樓是頂層,沒電梯,看得出老師是yi路小跑上的樓梯。

    「吃完啦?不夠把老師那份也吃了。」容馨玲把手中的紙袋丟沙發上,拉開連衣裙側邊拉鏈。

    看這婦人脫衣是yi件很熱血的事,先是雪白的肩膀出現,然后是胸罩包裹著的|乳|峰,往下是細細的腰肢圓圓的肚臍眼兒,再就是各式的內褲。幾乎每次婦人都能給他以驚喜,要么丁字褲,要么蕾絲要么真空,又或者加上如這回般的吊帶絲襪

    「高跟鞋別脫了噢?」

    「知道了皇上要不我換yi雙更高的就那雙,高得都不敢穿出去的。」

    容馨玲褪下內褲胸罩,套上吊帶睡衣挨著情郎坐下,支腮笑道:「湯好喝不?」

    歐陽致遠不做聲,含了yi口封到婦人的嘴唇邊送去:「好不?」掏掏燉盅問道:「剛才跑什么呢?」

    容馨玲含糊地應了yi聲,又起身扯過旁邊的袋子,yi陣鼓搗,翻出的是yi個大號的注射器,炫耀地晃晃:「喏這個。」

    「要這個管用么?還沒我粗。」歐陽致遠yi撇嘴,看看自己胯下,還真不是吹牛,讓兩個女人如此的培養法,驢神馬寶都比下去了。

    「哼哼」容馨玲眼波流轉,粉頰暈紅:「你你不是要唱老師的后庭花么用這個把花兒沖洗yi下,不然我怎么怎么吃你那些東西了」

    「灌腸!!」歐陽致遠腦子閃過yi詞,推開椅子便要動手動腳,胯下物事已是應聲而起。

    容馨玲嫣然yi笑,跪在地板上配合著替他松開衣物。盡管曾無數次的把玩過情郎這被內褲裹得高高凸起的雞笆用藍暖儀的話說就是象極了「塞yi個降落傘包在里面」,但每次它氣宇昂然地出現在面前時她依然覺得震撼,身體下面照例象擰開水龍頭般的淌出水兒來。輕輕扯下內褲,包裹著的物事橫空出世般地彈起,「啪」yi聲極清脆地拍打在情郎的小腹上,兀自心有不甘地在她面前yi跳yi跳地示威著。

    容馨玲覺得自己還未開始就有結束的跡象了。那紫紅猙獰的怪物,真想就這么的把它yi口吞肚里那雞笆棒跳yi下,心就跟著被提yi下,三數下已是被它提到了喉頭間,不禁嬌媚地呻吟yi聲,手扶了男人堅實的臀部,啟唇便往醬紫醬紫的龜首吻去。

    首先把馬眼上那滴晶瑩剔透的液體舔去,然后舌尖在竃頭上打了個胡嚕哨兒。

    往下,是緩緩蠕動著的陰囊,被內褲裹了yi天的男性氣息撲鼻而來。容馨玲陶醉地嘆了口氣,柔聲道:「來坐這,老師替你清潔yi下下嗯不急么yi下下就好乖。」歐陽致遠是有點急,坐下來依然是個手夠不著腳沒地放的局面,又舍不得失去婦人軟軟香舌繞在雞笆上感覺容馨玲抿嘴yi笑,她自然理解小王八蛋的猴急,忙褪去睡衣把|乳|房解放出來,自己弓起身子,|乳|房便吊鐘花般在他手掌上晃蕩。歐陽致遠情急之中,腳板急不可耐地向婦人的肉1b1伸去。

    容馨玲忙把跪著的身子蹲起,雙腿打開成yi百八十度,淺褐色的肉1b1在亮堂的燈光下yi覽無遺,凝露的花瓣嬌艷欲滴,稀疏的毛毛濕透了,打著卷兒攪在yi處。不待歐陽致遠的腳拇指搔得數下,yi股水兒已是順著會陰淌下,滴在光滑的地板上。

    蹲在這張開的大腿間就方便多了。容馨玲輕擺臀部,把情郎不安分的腳趾卡進小1b1里,強忍著肉1b1的痙攣,yi手輕握住活蹦亂跳的雞笆,yi手從大腿下面繞上來,拇指輕輕在情郎的鼠蹊部和肛門間撫摩。待得歐陽致遠握著|乳|房的力道加重了,便又撥開貼著大腿的陰囊,舔去那里yi片溫潤的汗漬。

    「馨姐,我也想吃」

    容馨玲把雞笆吐出口腔,拿起那紙袋,輕笑道:「不好」拉著歐陽致遠便往衛生間去。

    「為什么?」

    「你吃得我幾口,今晚我就不用活了啦。」

    進門時換上的透明高跟鞋效果不錯,頂得臀部渾似兩個半球不說,走起路來臀部的擺動幅度大了,更顯得格外的富有彈性。顯然婦人的情也動得厲害,yi路走去,滛水已是順著大腿蜿蜒而下,亮晶晶的yi直淌到了絲襪口。歐陽致遠再也忍不住,yi把將她從后摟起,扯著頭發按在洗手臺上:「c你媽的幫我放進去!」

    婦人慌忙地支起半個身子,yi手從腿間捏了高昂的槍頭按進肉1b1中:「小致別急別急老師在這里呢噯呦哎老師給你c」不知是不是高跟鞋的作用,腔道明顯就淺了,情郎的第yi下就把她頂到了盡頭,疼痛酥麻暢快yi股腦的涌將上來。

    鏡子里的容馨玲臉泛紅霞微帶酒暈,幾絲長發含在嘴角。她匍在臺上,腰深深地往下凹,白生生的屁股已是凸成了兩個圓潤的肉團。探手到胯下去輕輕托住撞得自己大腿根噼啪作響的子孫袋,時而長指輕拂,在小流氓的會陰搔上那么三兩下。

    「小致你緩些兒,不急的嗯,yi會先別射好不好」

    歐陽致遠盯著婦人的臀部,在撞擊之下臀肉yi波yi波地向前彈動著。

    「大概這就是臀浪了吧」婦人的腰肢柔若無骨,雙手卡在兩旁yi收,幾乎有能環起的感覺。

    「肉看來都長到屁股上了」

    「歐陽來看看鏡子」婦人把yi絲亂發別到耳邊,抬起身子。豐碩的臀部依然直挺挺地翹著,修長的大腿依然緊繃地岔開著,窄小的腔道依然被巨大的進出力道拉扯著。心上人的做噯技巧日趨精湛,抽出來的時候能抽至只留小半截竃頭讓蔭唇夾住,捅進去的時候又能yi沒至根,直頂得人想踮起腳尖的飄容馨玲揚臉雙手把長發向后攏起,yi雙傲視群峰的|乳|房在鏡前燈下鍍了yi層朦朧的光線,隨著歐陽致遠的撞擊而上下涌動。

    歐陽致遠抵住老師的盡頭,隨她自個兒做著磨盤的圓周運動。竃頭明顯地頂著yi團不知什么物事的硬塊,婦人yi圈磨盤下來,總能讓他打個寒戰。

    「馨姐,你說它能射出來點什么嗎?」他說的是婦人的|乳|房,此刻正隨著魔掌的揉捏變幻著各種形狀。|乳|頭卡在中食指間,還是yi如的鮮紅欲滴。掌下的脂肪卻不是他所能「盡在掌握」的,于是便要么指縫要么掌緣的擠將出來。

    「有的有的只要你把老師肚子c大了就什么都有了」容馨玲看著鏡子里被擠壓得不成樣子的|乳|房,幻想著它激射出潔白的|乳|汁打在鏡子上的景象。

    手摸到心上人的臀部,那里堅如銅壁,正在做著無意識的抽搐。婦人嚇得心下yi驚,暗責只顧自己的舒坦,媚功自然是顯得太過了。

    「歐陽別動別射不許射在這里」

    「怎么」

    容馨玲從紙袋里拿出那大號的注射器,紅著臉笑道:「這個呀小流氓,馨姐今晚給個c女給你干好不好?」

    ps:之所以讓文章在這里告yi段落,主要是發現這肉戲寫到這里已經夠長的了,而這該死的老師還要和她的心上人唱后庭花顯然后庭花的故事還需著不少的筆墨,這樣yi來各位看客可能會膩味?還是留到下yi節再細述吧。預計下yi節會在yi個周末后貼上來。我喜歡在周末欣賞妙文,希望有人能在看這篇劣作的時候也能有這個期待

    說實在話,這章顯得很「趕活」,有太多的遺憾,很期待大家拿出來敲打敲打,后面才能更精彩。

    這是我在惡魔島的第yi次發帖,素聞本島以嚴格管理著稱,挺忐忑的,不敬之處,多多包涵。

    第13章

    婦人口中的c女,自然是她的屁眼了。

    yi直以來,容馨玲都有遺憾,自問身子是潔凈的,但歐陽致遠畢竟不是第yi個得親芳澤的人;口含過的雞笆,他也不是第yi根;惟獨最后這yi個洞眼兒,沒有人碰過甚至見過。她慶幸終究還是能保留了點什么給小王八蛋,甚至比歐陽致遠更期待這yi天的到來。容馨玲為此沒少的在網上查詢,知道杜牧這首《泊秦淮》吟起來不會如想象中的那么詩情畫意,但她沒絲毫的遲疑她甚至不愿意如網上說的,前期用手指擴展yi下肛門,預先的寬松yi下,那里的第yi次是屬于心上人的,自己的手指也不能。

    在歐陽致遠第yi次進入自己身體的那yi刻,在情郎身體最陽氣的器官和她身子里最陰柔的器官相互交融的時候,容馨玲就已經在刻畫今日的這個景象,她愿意為這個小情郎流水,為他流血

    能讓小王八蛋在自己身上留下刻骨銘心的痛,絕對是yi種幸福。

    容馨玲是有做美臀運動做瑜伽的,她總覺得如果要在身上找出個什么缺點的話,屁股應該算上yi個。它太大了,甚至比胸圍還大上3吋,走起路來稍不注意姿勢,臀部的擺動幅度看起來就讓人覺得浪蕩。她不想給別人yi個浪蕩的印象當然在這個小流氓面前除外。小流氓喜歡豐滿的臀部,容馨玲和藍暖儀對此已有共識。他總要抓住yi切機會,心神俱醉地去把玩戲弄這個部位。也為的這個,不管街頭課室廁所陽臺,只要逮到別人視線到不了的機會,容馨玲總會悄悄地滿足yi下這小變態的某些感官上的要求。以至于為了達成歐陽致遠的要求,吊帶網眼緊身小褲的準備了yi大堆。裙子?那更不可少,有時外出的時候還不準在裙子里加小褲兒

    正胡思亂想間,屁眼兒的yi陣清涼驚醒容馨玲,從鏡子里看去,歐陽致遠已是吸滿針管,對著屁股是躍躍欲試了。

    婦人的臀部細皮嫩肉的白得像個月亮,中間的縫隙既深且緊,即便此刻趴在梳洗臺上整個的翹出來,依然是看不到屁眼兒。輕輕地撐開臀縫,yi朵小巧的花兒展現眼前。淺淺的褐色花心,細密地向周圍放射出褶皺花瓣,手指輕點,花瓣嗡動花心收縮。如此小巧的后庭花,拇指肚兒按下去就能遮擋個嚴實,又怎能容下那昂然巨物?

    隨著針管內的溫水緩緩灌入直腸,容馨玲的便意漸濃,直到括約肌再閉鎖不住清水的外泄,才蹣跚至馬桶處yi泄如注。初時在歐陽致遠的眼皮底下還有那么幾分羞澀遮掩,漸后又察覺了心上人喜歡這調調,少不得就曲意奉承,半推半就下打開雙腿給他看了個清爽。如此數回,至后已是俯身梳洗臺,即使歐陽致遠的手指依然在股間流連摳弄,清水也能是照瀉不誤了。

    做了yi回灌腸,又服侍著心上人洗了個傷員澡,婦人幾乎是被c著爬回客廳的。看看水兒流得夠多了不?容馨玲整個地被壓在沙發里,膝蓋幾乎抬到了耳鬢,感覺股間早是被噯液粘滿了。

    「嗯」歐陽致遠yi直處于欲罷不能的狀態,老師收放自如,總能在他將射未射的關口做點事分心,此時又在他精關將開的當口給了個小耳光,直是個哭笑不得:「c你媽的了,就不能讓我射了這回啊你這小賤賤yi分鐘后我就又可以c死你呢」

    「不行。」容馨玲把心上人鼻尖的汗珠吻了去,輕笑道:「暖兒太后發過話了,yi晚只能榨yi回皇上的雨露,多了要罰來,這里你跪著好點兒,能控制下力道。」

    說話間婦人在沙發中半躺半折個腰肢,|乳|房幾乎吊到肋下,大半邊的臀部懸空在沙發外。打開雙腿看時,原先晶瑩的滛水早被c得泛白,順著會陰蜿蜒到了屁眼處。

    「什么時候說過這話了,回去我c死這西宮太后不過你要假傳懿旨,少不得也c死你。反正要死yi個還造反了?」歐陽致遠嘟噥著,抓著雞笆湊近那朵小巧的后庭花:「喂,怎么弄啊?」

    「就是,c死她兩個都是滛婦兒」容馨玲yi口yi個答應地接著話頭,才留意到心上人的束手無策,忙道:「哎,小致還沒摘過瓜呢是啵小致?都怪妾身不好,沒能恭請皇上破瓜就是頂在這里慢慢的,你竃頭大等會兒進了竃頭要停住的歐陽致遠認為這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眼看著花兒隨著竃頭的抵近不自覺地收縮,眼看著那褶皺慢慢地因被竃頭擴張而消失,眼看著充血的陰d因疼痛刺激迅速的萎縮肛茭,女人真的會有快感嗎?停yi會停yi會」

    容馨玲手心滿是冷汗,本能地想推開抵近的身子,卻又發現肛門有把竃頭排擠出去跡象,忙又按著心上人的胯部,借他的力道頂住眼角已是掛著瀅瀅淚光

    「馨姐」歐陽致遠發現了不對頭,試探著把身子往后縮,卻又被婦人死死地按在那里。

    「不行啊,是不是該放點什么潤滑潤滑那橄欖油應該可以罷?你看你臉色都變蒼白了」

    「不是的不是的姐不疼,是緊張不疼,c女的初夜都緊張,知道不?放油不好,放了那里就不緊咯,不緊這后庭花就唱不出味道來了好小致,姐的好小致,姐真的不疼你看,姐還能動呢,還能讓它進來呢」容馨玲急了,怕這心上人就此撒手,顧不得下身疼痛欲裂的感覺挺了yi下。

    竃頭似乎又進了那么yi兩分,婦人已是淚眼迷眸兩耳蜂鳴了。

    歐陽致遠輕輕抿去容馨玲眼角的淚花,笑道:「我沒說你疼呀,你自己說疼了還不知道咱不玩這個了知道不,西宮太后說她玩過,本皇上明兒到西宮玩她就是了。」

    「不不不不!」容馨玲被歐陽致遠這么yi說更慌了神,兩個女人六個洞洞,居然沒yi個c女地給心上人享用那怎么說得過去?銀牙yi咬,「死就死這yi次罷,大不了他把我撐爆就是了」摟著歐陽致遠的屁股自己頂了出去,大半截的雞笆突入直腸內,人兒悶哼yi聲,閉眼倒在沙發上不停地大口喘氣,感覺屁股幾乎就要裂成兩半眼見是爆了。

    「不要抽出去抽出去只怕會更痛呢小致替姐按yi會這里,酥麻yi下下也是好的」歐陽致遠鼻頭酸酸的,極其認真地幾乎是不帶s情地輕撫著婦人的陰d,盼望那里充血盼望那里流水的感覺從來沒有這么迫切過。

    「馨姐姐,疼么?」

    「疼!」容馨玲幸福地應道。

    「真的很痛,火辣辣的疼痛,幾乎撕裂下身的劇痛,但那只是生理上**的疼痛,心里卻如灌滿蜜yi般。臉上神情與其說是痛苦,還不如說是驕傲,yi種被自己心愛的人奪取初夜的驕傲。」

    「不要叫馨姐姐,叫妹妹,馨妹妹給哥哥唱后庭花壓在上面c人的才是哥哥」輕輕地動yi下臀部,疼痛的感覺輕了很多,看來網上說的沒錯,雞笆最粗的部分在竃頭,頭進去了,后面的疼痛只是yi會的事。

    「歐陽,還有yi小截在外面呢,快插捅進來暖和暖和。」

    「你還皺眉呢還疼的。」歐陽致遠緩慢的滑進yi截,肛門猶如橡筋把雞笆的根部緊緊箍著,竃頭卻如包裹在yi團軟綿綿的膩脂當中。

    容馨玲不敢再皺眉,怕的心上人不去抽鍤,今晚這個瓜他就破得沒趣味了。

    「小致哥哥,抽出去呀嗯慢些兒,哎哎小龜龜的頭別出去哎,你當喲你當是上面這洞洞來使啊。」幾個回合下來,疼痛稍減,倒是有了某些奇異的感覺。

    快感是說不上的,容馨玲也根本不信唱后庭花能唱出高嘲來。只是雞笆棒捅進來時的火辣酸脹c抽起時的腸子都能帶出去般的排泄感,是小1b1所不能體會到的「哥,舒服不?」舒服不?歐陽致遠說不清,要說舒服,把雞笆移上兩寸,捅進那個冒著滛水的**洞才真個的叫舒服。眼下這美婦人老師身上可以放進雞笆的洞洞終于全給自己c遍了,那該叫征服。征服也算是yi種舒服罷?容馨玲是在講臺前侃侃而談的老師,是柳眉yi鎖教室就鴉雀無聲的班主任,是身上內衣褲的痕跡也不愿輕易外露的窈窕淑女是的,就是這個妙人兒,正張開雙腿纖毫畢露地展現在他的面前,求他c遍自己全身歐陽致遠盯著老師的盈盈笑臉,慢慢地加快了抽鍤速度。

    「c你媽的」

    「好致兒」容馨玲摟著歐陽致遠的肩膀滑到小地毯上,最傳統的男上女下的姿勢也是她最省力的姿勢,畢竟屁眼刺辣辣的痛不是玩兒的,卻不忘在他耳邊調侃刺激:「小流氓,今晚說了三次臟話干嘛要c馨姐的媽呢c你媽媽不好么馨姐的媽媽就是就是小致的媽媽小致也要c?要射了么?要射給馨姐了么」

    高嘲三番兩回的將至不至的被婦人堵回去后,即將到來的噴發會是怎樣的呢容馨玲來不及替心上人吻去鼻尖的細汗,慌忙地去揉他因高嘲將至而緊繃的臀部:「放松yi點呢小致放松射來才舒坦姐給你老師給你c屁股眼兒呢嗯」

    第yi下的迸發歐陽致遠選擇了在婦人直腸里的最深處,沒根而盡,頂得婦人yi陣劇痛,也隨著打了個寒顫第二下第三容馨玲驚奇地感覺到j液燙在直腸內的溫熱,似乎能看到龜首在后庭里橫沖直撞的霸道她不由自主地夾了yi回小1b1,雖然沒j液的沖擊,卻也感覺到了yi份滾燙,那是自己的水兒么誰說肛茭無快感?或許在不久的將來容馨玲覺得自己又有了yi份新的期待。

    軟在身上的歐陽致遠是心滿意足的,從小流氓身體僵硬的程度,雞笆棒在直腸里跳動的勁道和次數她都能感覺得到。容馨玲欣喜自己的目的終于達成,無限愛憐地揉著心上人依然僵硬的臀部大腿為他放松著,輕笑道:「小致真厲害比針管兒還厲害,比針管兒還多哎看看姐的下面怎么個模樣兒了嗚嗚嗚小致致把姐姐的屁眼兒捅爛嘞」肛門的力道依然強勁,把垂頭喪氣的敗軍之將擠了出來,會陰依稀滲出血絲,眼見是裂了。

    yi頓的狂風暴雨下來,婦人的屁眼還真被打了個桃花著雨不勝情,紅白液體隨著翻成花瓣般的肛門淌將出來,yi路蜿蜒到小地毯上。容馨玲忙順手抄起旁邊脫下的小內褲yi邊接著余下部分,邊自嘲地笑道:「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歐陽,老師這個可以算是給你的落紅不?」

    說話間輕輕地收縮猩紅的屁眼兒,才眼見著花瓣緩緩地縮回去了。

    「馨姐」歐陽致遠看著婦人艱難地做著yi些善后,愧疚之情油然而生。

    在課室寫下那句詩的時候就料到老師必定能答應自己的要求,始料不及的是老師的主動和給她帶來的傷害。原來老師早就知道自己會受到這么yi次的傷害了

    「還沒看夠么喏你看去」容馨玲輕嗔道。下體火燎般的疼痛使她不敢坐下,只能分膝跪在小地毯上,小心地用內褲吸走股間的液體。心上人的愧疚她體會到了,但并不是自己想要的。

    「小致馨姐真的很開心的,馨姐就想為你流yi回血謝謝小致給馨姐這機會呢」

    「別說了,我知道馨姐想說什么,不要為我開脫了馨姐」

    「知道了就是過去了,那就都別說看,花兒不是又含苞了么只要小致還想聽后庭花姐姐就給小致唱,要唱很多回呢」

    「嗯馨姐,這小褲兒給我留著」

    「開苞紀念是不?小流氓,你尾巴不用翹馨姐也知道的」

    「我不翹尾巴,我翹這個來」

    「下面還痛啦我不能坐下的,你站起來我跪著就可以」

    「小致,剛才你說的那些臟話在馨姐面前說說可以,在外頭可不要說了哎呀跟你說正經事吶」

    「我也就只會做這事的時候才說的嘛只是說著玩兒刺激刺激。」

    「哼哼c著人家想著別人」

    「哪里別人了,媽不是外人吧。」

    「你說的是c我媽!我聽得清爽了。」

    「你媽還不是我媽yi樣的呢」

    「哼。」

    「姐。」

    「嗯?」

    「咱媽年紀多大了?啥時候咱拜見拜見岳母呢?」

    「小王八蛋!小流氓!小嗯再摸今晚可不讓你回去了啊小變態蟲兒小輕點呢還去沙發那里好不」次日的語文課,出人意料的容馨玲并沒有接著上yi堂課的內容,只在黑板上布置了道作文題給這群猴子們自由發揮,亦沒了往日喜歡巡視教室的習慣,坐在講臺后喝茶備教案的只待下課鈴敲響。

    于是課間的教室就熱鬧了,男孩子們湊在角落里七嘴八舌的猜了個海闊天空。

    「肯定是林校長訓過話了,要我說,咱老牛校長吃不著這嫩草,老羞成怒嘞。」

    「是病了吧?」

    「你才毛病了,那是女人來好事了懂不懂」

    「你懂,你去老師家翻垃圾桶看過了還好事!」

    「都別吵容老師是思春了!思春了!沒看見她出神那會的嘴角含春的喏,就這模樣哎哎哎干嘛干嘛踩著你們哪位的尾巴啦?喂!都是容老師的猴子,有話好說」

    「給我往死里打!打到他母親認不出他為止!這模樣這模樣你這模樣還讓不讓我們吃飯了?」歐陽致遠閃過yi塊黑板擦,在旁笑得腸子打結,真正的原因當然只有他知曉。

    容馨玲是班里男生中永遠的話題,稍微yi點的風吹草動都能給他們無限的遐思。

    也虧得老師有幾下政治手腕,總能讓男孩子們敢親不敢近,「你們這群猴子「是容馨玲對著班上男生說得最多的口頭禪,他們也照單全收。

    「小致,你媽找你。」李承光從yi邊的課桌爬過來,手里還拿著yi只黑不溜秋的帆布鞋。

    「還好不是吳昊他媽,要不然肯定找不到他了。」藍暖儀此刻在走廊外不知和王靜蓓幾個女孩子聊著什么,雙手扣著教案yi臉的恬靜微笑。她是歐陽致遠的母親在班里是人盡皆知,大家也不以為意,反倒是來的次數多了,和男生女生們都有幾句話能說。

    「媽。」

    「你們母子說話噢?藍老師有空再教我們拜拜。」王靜蓓瞥yi眼高出母親半截的歐陽致遠,笑盈盈地道別。走幾步回頭再望時,藍暖儀已挽了兒子的手臂yi邊去了。

    「怎么下課也不出來透透氣啊,我看李承光們在那里鬧你也不去湊yi下的?」

    藍暖儀撥去兒子發鬢上沾著的粉筆灰,看著這高出自己yi頭的男孩,忽然有yi種仰視的感覺,兒子真的長成個男子漢了?

    歐陽致遠被盯得臉臊,就怕那群猴子事后也拿來當笑話說。母親常這么著地盯著他癡癡地看,只要他假裝沒發現,母親就能目不轉睛地在他臉上找花花般地細細找下去。

    「媽」

    「嗯。」啊?走神兒了你下巴有顆小痘痘怕是要透了呢,回家媽替你擠擠。

    藍暖儀赫然yi笑,周圍的目光她倒是不甚在意,眼前這陽剛青年是她兒子。

    「好的么」歐陽致遠側身看著藍暖儀yi臉的壞笑,母親的長發被盤個發髻裹在腦勺后,耳垂后的茸茸的細發跑了出來,被陽光鍍上yi層朦朧的金黃銫:「是不是還和上回那般的擠?」母親常替他擠痘痘,最近的yi次是枕著大腿,母親的|乳|房剛好能湊到他臉頰上,軟綿綿的說不出的舒泰。

    「滿腦子的糨糊。」藍暖儀在兒子額頭就是yi個爆粟,輕嗔道:「待會還要上課呢,胡思亂想些什么你在家里要做的事媽媽什么時候不給你了?」話語里著重了「家里」兩字的,卻是柔情似水。

    「適才在樓梯口見著容老師,怎么走起樓梯來小心翼翼怕嚇著小貓小狗似的,問又不肯說,她是不是哪不舒服了?」歐陽致遠想象著容馨玲愁眉苦臉的模樣,心中又疼又憐,笑道:「沒事的,昨晚狠了點。」藍暖儀明白了七八分,也是yi陣燥熱,似笑非笑地低聲道:「你把我兒媳婦怎么了?」

    「沒怎么啊」歐陽致遠先是yi臉無辜,又俯首和藍暖儀耳語了yi陣。

    藍暖儀被兒子的話嚇了yi跳,臉紅耳赤地聽完這故事,想擰,周圍盡是打鬧的學生,想啐,還怕個隔墻有耳:「你就不能不能緩些兒地來?馨妹兒還沒經過那事兒吶不行,我得看看她去,可憐見的」

    「媽」

    「放學早點回家,小媽說來看你鈴響了快進去。」話音未落,母親已消失在轉角,留下空氣中隱約的清香氣息。

    唐巧兒是由東郊穿越了大半個城市過來的,在公交車上花了幾乎兩個小時。

    年前打的報告,申請把崗位由f市調過來。兩個城市同屬海關的yi個關區,難度倒是不大,只是要想直接調到分署里多少有點難度,只好先行調到分署下的東山港監管科做個分管審單查驗的副科長。唐巧兒抿了抿唇,勉強算個平調吧,只是和報關現場打的交道,工作量比之鄰市是大多了。

    車上不停地有目光在她身上yi掠而過,多少讓她有點不安。看來問題出在她的制服上,海關算得上個肥得流油的單位,于是坐公交車的海關人員便是稀有動物了,還是個兩杠兩星的女關員,再加上她大腿上堆砌著的花花綠綠的禮品

    唐巧兒咬咬牙,把筆挺的外套脫下搭在臂彎里。去東山港的時候坐的是分署的小車,再回來的時候就不好意思再麻煩那熱情的政工處副處長,找了個借口到超市買了yi大堆連自己都叫不出名目的禮物,緊提慢拽的擠上這老牛般的公交車。

    盡管歐陽致遠已經叫過她「媽」了,但也僅限于她生日那回,之后再也難得金口重開。唐巧兒對自己是好氣又好笑,在單位在家,隨便逮個人來都怕自己三分,惟獨yi想到這個|乳|臭未c的屁大男孩就如見了混世魔王般癟了氣,不知算不算「yi物降yi物」?

    公交車在車流中艱難蠕動,看著陌生的城市,唐巧兒無聲地嘆yi口氣,放著那邊適意的關稅科長不做,跑來這里受什么苦呢就為了那孩子的yi聲「媽」?

    為了補償丈夫給不到的父愛?又或是自己天生不服輸的性格?唐巧兒使勁晃晃腦袋,把亂七八糟的思緒扔yi邊去,前面半島花園已經遙遙在望,拽yi下手挽袋,掌心不覺已泌出汗來。

    歐陽致遠繞著大圈地往家蹭,心里yi百二十多個不情愿,盼星星盼月亮地盼到周末,來個唐巧兒算什么事?「不如去老師那」轉頭望望校門,不行,真要去了容馨玲少不得來個舍命陪君子地由著他鬧,那就不是她還能不能繼續在講臺上坐著喝茶的問題了。又心有不甘地掏出電話,見面不行,投訴總可以吧。

    「親愛的,咱們分別才半個小時噢?」電話那頭的聲音yi如的磁膩,能立馬讓人浮想翩翩。

    「在干嘛呢?」歐陽致遠把電話換了個耳朵,想投訴,也不知從何說起。

    「剛進的門呀,累死你容老師了,你不知道,辦公室的都以為我是感冒的先兆,找藥給我吃吶。」

    「對不起了馨姐」

    「再說這個我就掛電話啦還沒到家么?」

    「沒,不想回去了。」

    「不想回就來老師這,還沒做飯呢不對」電話傳來yi陣雜音,估計婦人是坐沙發上了:「暖兒姐不說的要你早回家的嘛,說有客人來的。」

    「就這客人壞的事!」歐陽致遠說到激動處,yi屁股墩馬路邊上手舞足蹈起來,口里yi陣噼噼啪啪的交待完來龍去脈:「什么毛的海關科長嘛,我就不尿她這壺!」 yiver,操起袖口,擦唾沫星子。

    「小致不許說臟話!更不許說你親人的壞話!」歐陽致遠呆了半晌,容馨玲的語氣從來沒用這么重過,想象著電話彼端臉罩寒霜的老師,喃喃地說不出話來。

    「小致,老師不該這樣對你說話,對不起。」或許容馨玲意識到自己口氣的嚴重,放緩語氣柔聲道:「你先回去,yi個是你母親,yi個是照顧你父親的女人,人家千里迢迢的專程吃你閉門羹來?乖小致,剛才被老師克了噢,好心疼你」

    「嗯馨姐,你知道我真不愿意她做電燈泡,我和媽媽yi個星期才有yi個周末呢。」不對,yi分鐘前是被她克的吧?怎么表白得很無辜的樣子?

    「廢話,難不成老師就yi個星期有兩個周末?知道你弄的什么花花腸子了,回去吧,啊?」無論如何,被人克的心情都是不爽的,歐陽致遠垂頭喪氣地跨進大門,把自己摔在沙發閉上眼睛,廚房里鍋碗瓢盆地在響,卻無心去探個究竟了。

    「小致?是你嗎小致?」藍暖儀在廚房喊得兩句沒動靜,轉頭出來看,笑道:「巧兒,咱家混世魔王回來了小致,你小媽也在里面呢。」

    「小致,你回來了」唐巧兒在藍暖儀身后探出半個身子,雙手在圍裙上機械地擦拭著。打好的yi肚子草稿不知為何跑了個精光,只冒出這幾個字來。

    「回來了。」歐陽致遠只是嘴皮子懶洋洋地嗡張yi下,在茶幾上做張做勢地找遙控器。

    「小致。」藍暖儀的語氣很淡,象白開水。

    歐陽致遠打了個寒噤,他不怕母親敲他爆粟,不怕母親打他屁股,也不怕母親的氣急敗壞,單怕她這種淡得像白開水的語氣。

    「在哪在哪在哪小巧兒姨好」藍暖儀心底嘆了口氣,小王八蛋到底還是沒能喊出口。黯然地拍拍唐巧兒:「巧兒來,再教我做這個三杯雞。」她已不能再勉強兒子做什么了,強扭的瓜兒不甜。

    唐巧兒十指交叉握得關節發白,目光呆澀地看看歐陽致遠,又看看藍暖儀,拿不定主意腿該邁向哪邊,忽然間覺得在這房子里,并沒有她的空間。

    晚飯是在尷尬的氣氛中完成的,席間只有藍暖儀中間人似的不停地給這個給那個夾菜,唐巧兒則象個剛過門的小媳婦,藍暖儀每夾yi次菜給她她都偷瞄yi眼對面的男孩子,yi副提心吊膽的模樣。歐陽致遠只是悶聲刨飯,yi點多余的聲響也沒有除了兜里手機響過yi回短信的鈴聲。

    相比之下,飯后的氣氛似乎寬松了許多,兩個女人眼定在電視機上有yi搭沒yi搭地扯著閑話,歐陽致遠也慢慢地轉了性,泡了yi人yi杯茶,還削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黑龙江实时开奖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