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八百零二章 給你兩個選擇

作者:沙冥更新時間:
    瀑布美嗎?

    琴月陰和朵兒都是一愣。

    反應過來的朵兒怒聲道:“你什么意思?”

    楊玄背負著雙手,聲音如從云端傳下。

    “我只是覺得,如此美景,卻有人打擾,可惜了。”

    朵兒怒氣勃發,但琴月陰卻瞬間冷靜了下來。

    他半瞇著眼睛,盯著楊玄的背影。

    不知為何,此時此刻,眼前這小小人類的背影,竟給了他一種至高至大的感覺。

    現在再回想,自離開交易廳之后,好像就是這人類,一步一步,慢慢的,將他們引到了此處。

    再次感受那人類的修為。

    沒錯,的確是人級。

    那么,他有什么資格設下這陷阱?

    “裝腔作勢!”

    朵兒卻不管那么多,眼前這個可惡人類,讓他恨到了骨子里。

    銀河直泄,水滴濺射而出,形成水霧。

    霧氣森森之間,楊玄緩緩轉身,表情平淡。

    但,他的氣勢卻在變。

    “我給你兩個選擇。”楊玄的聲音依然如在云端,他淡淡道:“一,將陽極之心交出來,我放你們離開,第二,同瀑布長眠吧。”

    琴月陰的臉色終于變了,因為就在楊玄轉身的那一剎那,他感覺到浩如星河般的龐大力量。

    天級!

    他一下子就認出了這股力量的層次。

    竟然是天級?

    怎么可能會是天級?

    比他更強大的天級?

    如山如海一般的力量鋪天蓋地的宣泄而下,在空間中如卷起了滔天巨浪,向著琴月陰壓了過來。

    他能感覺到,但修為僅僅是人級的朵兒,卻連感覺都感覺不到。

    她怒哼一聲,竟搶在了琴月陰之前,迎著海浪就沖了過去。

    橙色的光漿如熾熱的鐵水一般噴涌而出,來自朵兒手中那件如瓶子一樣奇異武器中的能量,在某一剎,似乎沖破楊玄的氣勢。

    “我說過,我會殺了你。”朵兒怒吼,臉上全是寒霜。

    “朵兒,快回來。”

    琴月陰發出了驚呼,試圖阻止。

    但已經晚了,朵兒和楊玄之間的距離太近了,幾乎是剛一出手,就到了楊玄的面前。

    唰!

    被逼無奈,琴月陰終于出手了。

    如水波紋一般的能量伴隨著某種奇異的音樂,后發先至,在一瞬間就到了楊玄的面前,割裂了空間,甚至割裂了楊玄的視線。

    與此同時,朵兒發出的橙色光漿也涌到了楊玄面前。

    但,事實證明,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都是徒勞無功的。

    楊玄僅僅是伸出手,輕輕的揮了揮,像是揮開了一群蒼蠅一樣輕松寫意。

    橙色的光漿首先敗退,倒卷而回,從朵兒那驚慌失措的臉龐一側滑過,落在地上,將地面溶出一個深不見底的大洞。

    緊接著便是那水波紋一般的奇詭能量。

    若隱若現的音樂聲戛然而止,水波紋在楊玄的面前有一瞬間的停滯,然后便消散于無形。

    不,并非消散,而是分解。

    分解成為了一滴滴,一顆顆的小水珠,融在了霧氣之中。

    霧散了,瀑布在無聲中倒卷,露出了怪石嶙峋的山體。

    而此時此刻,楊玄那修長的手指,卻已經攀上了朵兒那潔白細膩的脖頸。

    楊玄喜歡捏碎別人的脖子,這無關殺戮,也無關心性,而純粹是朵兒的脖子離他最近,所以也就順手了。

    朵兒的臉上、眼中,甚至是身體上都布滿了震驚和恐懼。

    那劇烈顫抖的小身板,在楊玄的手下,竟如一只小雞般軟弱無力,毫無抵抗。

    這并未她膽小。

    事實上,從小嬌生慣養的朵兒,向來以膽大著稱。

    但是,當感覺到從楊玄手指上傳來的力道,以及他眼中的那一抹毫不在意,甚至是平淡如水的無情的時候,她悟了。

    眼前這個人,是真的敢殺她,如殺雞一般。

    呼吸越來越困難,朵兒用盡力氣,掰著楊玄的手,卻怎么也掰不開。

    就在此時,琴月陰那急促的聲音終于響起,斬釘截鐵,沒有任何猶豫:“這是陽極之心,別殺她。”

    一道流光飛過,裝在盒子中的陽極之心被琴月陰直接送了過來。

    手指上的力道停止了,朵兒感覺自己又能呼吸了。

    “知道我為什么會給你兩個選擇嗎?”

    楊玄用左手拿著盒子,看了看之后,收進了戒指。

    手指在朵兒的脖頸上輕輕撫摸,摸的她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此時此刻,她連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因為天琴人對人類沒有敵意。”琴月陰快速的說著。

    “不全對。”楊玄笑了,淡淡道:“最主要的是,她還沒有蠢到我非殺她的那一步。”

    “如此,我也給你兩個選擇。”

    一道清淡的聲音忽然自虛空中落下,很淡,很輕。

    剛恢復正常的瀑布直接人間蒸發,似乎是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樣。

    “星叔……”朵兒悲呼一聲。

    “星叔。”琴月陰臉上全是喜色,恭聲施禮。

    一襲白衣緩緩從空中落下,晴朗明媚的面容雖然已至中年,但仍有迷人的神采,尤其是他那一雙清澈如泉水般的眼眸,微微一動,便有奪人心魄的意味流出。

    你很難想想,一個男人,一個超過三十的男人,會如此魅惑天成,美的如此驚心動魄。

    人影落下,如秋水一般蕩漾的眼神,就那樣落在了楊玄的臉上。

    楊玄卻沒有絲毫意外,事實上,在這位皇級高手接近這里的時候,他的神念已經傳回了警訊。

    “哦,什么選擇?”他問,目光在那人的臉上掠過,就滑了開去。

    他不想用清麗和媚骨天成來形容一個男人,但事實上,他根本找不出其他詞匯。

    他害怕自己的目光稍微多停留一秒,都會被人說成是非禮。

    “一,放人,并賠償月陰一千萬。”他道,聲音如柔水。

    “第二呢?”楊玄看了看還被他捏著脖頸的朵兒,問。

    “第二,與瀑布長眠。”那人道,柔水成冰。

    楊玄沉默了一下,忽然抬頭以奇異的目光看著來人,轉過話題問:“我有一個問題請教。”

    “說!”那人很大度。

    “你究竟是男是女?”楊玄問,真心請教。

    “大膽!”琴月陰怒吼出聲,手一揮,又是道道水波紋浮現。

    但那男人卻伸手阻止了他,臉上反而是露出了笑容:“我叫琴司星,男人。”

    “明白了。”解決了心中疑惑的楊玄瞇了迷眼睛,手一揮,直接將朵兒扔了過去。

    “男的就告辭了。”他大聲道,腳步一頓,人已經在數百米之外。

    腳下森森林木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后移,耳畔卻有輕柔的聲音呢喃低語。

    “為何我是男的你就告辭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黑龙江实时开奖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