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初見

作者:仙緣劫數情更新時間:
    


    次日清晨,她早早便被杏葉喚醒了,坐于裝臺前昏昏欲睡,任由丫頭們梳妝打扮。

    今日丞相府中甚是熱鬧,周仙兒差了好多丫頭到清風居為她收拾行囊,帶了好些東西,生怕不夠用。落宣柏吵嚷著要一同前去,周仙兒處行不通,便跑到了清風居。

    “小十妹,因上次之事,我被爹爹娘親罰閉門思過已一月有余。庭院內差了許多武丁看守,插翅難飛,可憋死本少爺了。此次,你定要想法子帶我一同前去。”

    落宣柏一臉委屈,見著落宣柏可憐的小模樣,她笑了笑,頓時睡意全無。自是要帶著他,不然她在恩銘寺豈不無聊。

    她點點頭,站起身來。今日她一襲白衣,發飾甚少。恩銘寺是皇家寺院,即是去修身靜養,就得素凈些。雖是素衣,卻身姿妙曼,凹凸有致,微微施予粉黛,她一顰一笑,皆牽動人心,不同于閨門中的柔弱女子,甚至有些許巾幗英氣。

    “九哥哥若是想一同前往,亦不是沒有辦法,只需想娘親言明,說想一同前往恩銘寺靜修些時日。一來,是想借此改掉身上的惡習,而二來亦可照顧于我,一舉兩得。不過此事不能由你去說,你且去求求八哥哥,八哥哥若能出手相助,方能成功。”

    聞語,落宣柏一臉苦相,自上次之事,他被落溪笙訓的最多,他怎還敢自去尋罵。

    “小十妹,你不知,我最是懼怕八哥哥了,若是讓我去求他,還不如我自己去與娘親言明呢。”

    落宣柏垂頭喪氣離開了清風居,那模樣甚是落寞。

    見此,她便親自前往去尋落溪笙。

    “要啟程了,小十妹該不會是專程來尋八哥哥的吧?”

    落溪笙見著她欲言又止的小模樣模樣,便心生趣意,想逗她一逗。

    她咬著雙唇,會心一笑,一頭栽進落溪笙懷中,緊緊抱住,不肯松手。

    “知妹莫若兄,還是八哥哥懂我。”

    她用頭蹭了蹭落溪笙的胸膛。

    “八哥哥,你看九哥哥該受的罰也受了,你能否向娘親求求情,讓九哥哥一同前往恩銘寺。九哥哥生性頑劣,若是讓他到恩銘寺住上些十日,受些佛法的渲染,也許能有些進步呢?而且有九哥哥與我一起,我也會安心些,不然一人處于生處,我會害怕。”

    她抬起頭,嘟著嘴,一臉撒嬌的模樣。

    見此,落溪笙刮了下她的鼻翼,笑著應下了。

    丞相府門前,一對人馬一準備妥當,落宣柏一驚一乍上了馬車。時辰已至,一聲令下,便浩浩蕩蕩出發前往恩銘寺。

    恩銘寺,乃是皇家寺院,先皇在位時所建。位于南山兩翼之間,宏偉浩蕩,香火鼎盛,來往的皆是王公大臣,官家名宦。前院香客斐然,后院卻能靜然安寂,清修靜養。

    聽聞恩銘寺方丈只有南司大師一人見過,乃是他的師傅。常時寺內之事皆由南司大師一人做主。而宣王古墨龍靖天便是拜于南司大師門下。

    兩日后,丞相府一行人馬便至南山腳下。吩咐卸下鞍馬,于此等候,周仙兒便帶著兩人徒步上山。一路而行,深秋的南山被落葉鋪滿,樹梢頭還有不少覓食的鳥雀越過。登山至山腰,眾人已是氣喘吁吁。落宣柏坐于臺階上,死活不愿再前行。

    見此,周仙兒亦是無奈。

    “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你若不想繼續前行,那便下山去吧。”

    語畢,周仙兒繼續前行,不再言語。落宣柏站起身,來到落菩提身旁,與她比肩并行。落宣柏高她一頭,長她兩歲,雖一母同胞,生性卻截然不同。

    南山亦是盛京名山,乃龍脈之處,恩銘寺于兩翼之間,云霧之中,聞言從此坐地羽化之人便不計其數。

    行了半日路程,方至恩銘寺山門前。這寺門莊嚴威重,讓人肅然起敬,彷佛有種力量,瞬間讓人沉心而靜。眾人于寺門前附身跪拜。

    不多時,只見四名四人出寺相迎。

    “阿彌陀佛,夫人,小姐,少爺,諸位能降臨恩銘寺,令本寺蓬蓽生輝,各位里面請。”

    帶頭的僧人出手相迎,周仙兒雙手相合俯身還禮。

    “有勞小師傅。”

    一行人隨著僧人進了寺內,她漫不經心跟隨于后,有些許無聊。輕輕拍打了下落宣柏肩頭,兩人相視點頭。悄然溜走。

    已無人看管,落宣柏辭了落菩提,便獨自一人游玩兒,她撇了撇嘴,自行上路。這寺內很是清凈,令人心曠神怡。空中飄散著陣陣芳香,這味道很好聞,很熟悉,卻道不清是何香。

    一路向西而行,過了處小山,便行至一方禪院前。禪院中最引人的便是那棵高大的菩提樹,她靜靜注視菩提樹,竟有種親切之感。這時,只見一個小師傅從禪房中行至菩提樹下,靜靜看著遠處。這禪院位于高出,立于禪院中,菩提樹下,能一眼望盡千山。可謂是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

    望著那落寞孤寂的背影,她止不住腳步,一步步行至菩提樹下。這背影她記得,與那夢境中一般模樣。來至那人身后,她就這般靜靜的看著,嘴角微微上揚。

    此時,那人察覺到身后之人,轉過身來。屆時,四目相對,相近咫尺,周圍一切戛然停止。她身子一愣,瞳孔慢慢放大。愣愣看著眼前之人。

    他身高一八,于內一襲單薄僧衣,于外一件錦繡披風,雖是有些偉岸,不難看出身子卻有些薄弱。雙唇微微泛白,氣色不佳。雖無發,面顏棱角俊美異常,如那被雕琢的美玉,雙眸流露出為人不知的光芒。高挺的鼻翼,厚薄適中的雙唇,微微上揚。氣質雅淡,無欲無求。

    一方禪院,一棵菩提,一俊美僧侶,一傾國女子,禪院于高處,煙云纏繞,仙氣飄渺。這時,菩提樹散發出無人能視的佛光,兩人眉宇間顯現出一棵青色菩提子,隨即消逝。

    “阿彌陀佛,女施主,此處禁止外人進入,望女施主速速離去。”

    聞語,方回過神來,咫尺貼身,她后退了數步。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黑龙江实时开奖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