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心傷絕城

作者:仙緣劫數情更新時間:
    


    “二公主,大事不妙,右將軍差人來報,大王于翻山嶺造人夜襲,速來求救。”

    夜中丑時,周仙兒被一陣急促的敲門之聲驚醒。聞語,她速速起身穿戴好,行至門前開了門。來人是她的左右手,名喚蕭升,常時皆為她處理軍中大事。

    “蕭升,你速速集結一隊人馬,隨我出發。你留守宮中,護佑大公主。你記著,不能讓她有任何閃失。”

    “是,”

    蕭點點頭,便速速離去。

    深夜丑時一刻,周國都城外,一隊人馬悄然出發。過后,周圍一片寂然。

    伊霞宮中,亦是一片寂然,宮女跪了一地,卻無人敢出半點聲響。床榻之上,周倩兒青絲凌亂,玉顏憔悴,呆滯望著旁側的嬰孩兒,嬰孩兒雙眸純澈,悠悠轉動著,嘟著小小的唇,肉嘟嘟模樣煞是可愛。

    “公主,就算是一死,奴婢亦要一言。琛公子已逝,小世子便無父,他方降于世,公主唯有好好將養身子,方能將小世子撫養長大。若公主想讓小世子無父亦無母,便當奴婢從未有此番言語。”

    言罷,啞然無聲,周倩兒突然大笑起來,雙眸中淚奪眶而出,笑著她便哭起來。床榻上的嬰孩兒被驚得哇哇大哭,好不可憐。一地宮女皆紅了眼。

    “琛亦非,這是你欠我的,來生定要你還。”

    語畢,周倩兒將嬰孩兒抱入懷中,望著啼哭的嬰孩兒,便輕輕吻了一下。嬰孩兒漸漸止了啼哭,雙眸溜溜的盯著周倩兒,笑了起來。宮內響起嬰孩兒的笑聲,是那般潔凈,無暇。

    辰時,左意親自為周仙兒梳妝打扮,今日一襲白色喪服,意為琛亦非而著。發無半點華飾,只有一朵白色花兒。

    “公主,二公主差人過來,說是軍中要務,暫住軍中。宮中已然安排妥當,公主可心安。”

    “好,”

    周倩兒微微點頭,面色還有些差,雙唇無色,如同大病未愈一般模樣。坐于裝臺前,凝注著銅鏡中的人兒,雙眸含淚花,突然,只見銅鏡中竟漸漸浮現出琛亦非的面顏。見此,周倩兒笑了,雙手顫抖的厲害,慢慢伸向銅鏡,方至鏡面,鏡中人卻突然不見,好似從未出現過一般。周倩兒身子一愣,笑容逐漸消失。

    “琛哥哥,你可是想倩兒了?便專程來看望于我,是否?”

    周倩兒站起身,一時血上心頭,一陣暈厥,眼前模糊,踉蹌了幾步,幸被左意攙扶著,這才沒跌倒。待看清后,她拂了左意的攙扶,吩咐不許人跟著,便一人出來伊霞宮門。

    今日斜雨飄飄然而落,一點一滴,如那夜間漫天的繁星,星星點點,輕輕吻著萬物。衣衫上,發絲上白色點點,雨珠晶瑩剔透。她一步步前行著,亦不知前往何處。

    漫不經心,她一步步行至城樓上。卻被城下之景驚了。城下不知何時布滿了千軍萬馬,烏泱泱一片。她瞬間無比清醒,知曉大事不妙,欲前往宮中通報,方轉過身,便落入熟悉溫暖的懷中。她身子一愣,淚濕了雙眸。慢慢抬起頭,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她日夜思念的面顏。

    來人便是辰國大將軍琛亦非,琛亦非是二五少年,身姿挺拔似蒼松,魄氣剛健入驕陽。眉宇下一雙憂愁的雙眸,能看出雙眸中的無可奈何。身上散發出廝殺戰場的煞氣,一身鐵衣。此時的他心中滿是心疼。

    “倩兒,你可還好?于你,君甚念。”

    聞語,周倩兒緊緊抱住眼前身,生怕松手便會消失。淚滑下臉頰,將頭靜靜貼于琛亦非胸膛。

    “君在念我,我亦念君,聞君之噩,我心之如灰。”

    周倩兒止不住哭聲,不敢輕信這入夜所思之人,竟這般活生生將她擁入懷中。如夢境一般,不那么真實。

    突然想到何事,周倩兒止住啼哭,慢慢從琛亦非懷中離開。

    “琛哥哥,你今日一身戎裝,周國城下千萬兵馬。你,是何意?”

    只見琛臉色一變,不敢直視周倩兒雙眸。

    “你,是詐死,我若沒有猜錯,仙兒已被你調虎離山,你此番兵臨我周國城下,是要滅我周國?”

    周倩兒看著琛亦非,只見他眼神閃躲,行了數步。

    “我乃辰國將軍,聽命于辰國王上,王上之命亦不敢違。至于詐死欺你,實在無可奈何。”

    聞語,周倩兒踉蹌后退數步,有些站不穩。見此,琛亦非心中一急,欲上前攙扶,卻被周倩兒拂袖驅開,她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適才一路行來,她已濕了外衫,濕了發絲。面無氣色,一臉憔悴。身冷心更冷。

    她苦笑著,雙眸多了一絲冰冷。

    “琛將軍好計謀,我若再沒猜錯,將軍與我的一段良緣,亦是有備而來,是與不是?”

    她言語冰冷,毫無溫度。

    此時,左意懷中抱著嬰孩兒,不知何時已到,行至她身旁。左意有些害怕,見此不知所措。

    “公主,宮中已被控制,這是怎么了?”

    周倩兒抱過左意懷中的嬰孩兒,輕聲哄著,一臉柔情。她慢慢行至城墻之上,城外數米之高,周倩兒慢慢轉過身來。見此,琛亦非臉色一變,左意嚇得不輕。

    “賢兒,娘親喚你賢兒如何?賢兒啊,你看,那個男人不動兵卒,便如此輕易拿下周國。日后,賢兒萬不能學之,好不好?”

    周倩兒立于城墻之上,搖搖欲墜。

    “倩兒,不可,你先下來可好?城墻之上危險,下來可好?”

    琛亦非聲音在顫抖,欲上前,又不敢。能看出他雙眸中的急切語害怕。

    “下去做甚?自古以來,亡國公主皆是殉國,我亦是周國罪人,更當如此。”

    周倩兒笑著,哭著,斜雨吹打于她身上。懷中嬰孩兒好似能感受得到她的痛,啼哭不停。這時,蒼天可憐,哭了,傾盆大雨瞬間而至,亦打濕了她懷中的嬰孩兒。

    “公主,奴婢求您了,您切勿尋傻事。”

    左意泣不成聲,于此卻無可奈何。

    “姐姐,你在干什么?”

    周仙兒知曉上當,便速速趕回宮中,方至城樓,便見著這一幕。她心里害怕急了,周倩兒隨時可能墜下去。周仙兒一身濕衣,發絲凌亂,有些許狼狽。

    “姐姐,仙兒求你,先下來好不好,一切有我,你無需害怕。求求你下來好不好?”

    周仙兒亦是泣不成聲,她將周倩兒視如己命。

    見著周仙兒,周倩兒笑了。因為她看到了希望,周國的希望。

    “仙兒,還能見你一面,姐姐無憾了,因我一人之故,將周國陷于飄搖之中。我乃周國罪人,心已死絕,不想茍活于世。賢兒我便托于你,定要將他撫養成人。至于左意,她是個好姑娘,便讓她嫁個好人家,衣食無憂。父王若是問起,便說我已與人私奔,勿讓他知曉。”

    “不要,姐姐,我求你下來好不好,賢兒你自己養。”

    周仙兒不停搖著頭。

    周倩兒望向琛亦非,望著他為她著急害怕的模樣,周倩兒笑了。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原來,這身喪服是為我自己而著。”

    中倩兒將懷中嬰孩兒拋向周仙兒之向,周倩兒一臉絕望,便伸開雙手墜下城樓。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黑龙江实时开奖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