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作者:仙緣劫數情更新時間:
    


    “丫頭,老夫出口之言豈能兒戲,殿下乃人中龍鳳,他日定可翔于九天,如何嫁不得了?”

    聞語,她看向古墨龍羅修,想起昨夜之事,有些無顏見人。

    “老頭兒,我可尚未極笈,您便這般迫不急待要嫁我出去,當真令人心寒。待回相府,便告知于爹爹娘親,說您欺負于我。”

    語畢,她便放聲大哭起來,哭聲震耳欲聾,在者皆嚇了一跳。不似常家女子那般梨花帶雨,惹人憐愛,倒如街頭潑婦般邊哭訴邊吃食,那模樣倒是有些好笑。

    見她這般哭鬧模樣,古墨龍羅修一臉無奈,雙眸中思緒愁暢,她雖是胡鬧一番,卻也當真無意于他。

    落子然與落溪笙倒于一旁看戲,不作言語。落中天則一臉愧疚,心中急了。雖知曉落菩提古靈精怪,此番不過耍賴罷了,卻見不得她受半分委屈。

    落菩提所言極是,她尚未極笈,婚配一事為時過早。見落中天左右為難,古墨龍羅修面顏掠過一絲無人能識的苦笑。

    “落老,落兒無意于本王,自是本王無幸,奈何今晨已修書回京,于此時,皇兄怕已知曉信中內容。以皇兄秉性,丞相府恐已收到圣旨,若此時告知于皇兄,定會讓皇兄背上無信之名。唯有待回宮后,本王尋個法子,既能不抗旨意,又可保全落兒名聲,您看如何?”

    聞語,落中天點點頭,便斟了清茶遞于落菩提之手,輕聲哄著。

    “丫頭啊,殿下此番言語,自是一言九鼎,你可安心了?”聞語,她點點頭,將杯盞中清茶一飲而盡,便回了房中。她當真不明,今日這般冷意,這二位兄長竟還有心情對弈,若是深冬,棋粒皆能凍了。

    望著落菩提背影,落中天無奈搖頭,這若大的丞相府,唯他言一不二,未曾想,竟被這小丫頭制住了。

    “殿下,若圣上已下旨,那也隨不了這丫頭了。今先哄騙一番,后殿下便常至府中走動,時辰久了,許能生出情義來。想昔日,我與夫人便是如此,如今亦是合府安樂。”

    “有落老此番言語,本王定當加倍努力,不負落老期望。”

    為落中天斟了清香之茶,落子然便坐下,與落溪笙再來一局。侍從更換了燃燒更旺的爐火,四人有說有笑,好不暢然。

    禪房內,落中天之言已然入耳,她一臉無奈,嘟起小嘴。落中天不愧落府長輩,竟能這般作法,年少時,怕也是讓敵人聞風喪膽者,雖已暮年,舉動入頑童一般,卻不可小覷。

    落中天定是看中古墨龍羅修非表相模樣,如此之人,便是娶的非她,亦會是家中姐姐。故而落中天適才那般言語真意應是安撫古墨龍羅修,至于日后誰嫁,便言不準了,端王妃是落家之女便好。又或者,落中天之意并非僅僅而已,若論城府謀略,落祁不極其萬分之一。

    菩提禪院醒來時,古墨龍靖天并未于禪房中,她便歸至此處,讓杏葉尋出些厚衣物,打算會那便去住。此行是為了讓古墨龍靖天還俗,若是允許,拜了天地也可。那時,自然拿她沒了法子,違了圣命之事,便讓落中天去言清即可。

    不知所以然至此,許有一日,睜開雙眸,便歸至了那方世界。若真至那時,兩方相隔,又能與誰訴說。既心中有意,那便肅然去追之,便是一日夫妻之緣,她也甘愿,至于其余之人,與她何干。

    “小小姐可是要去那邊?今老太爺于此,怕是不妥。”

    適才落中天之言,杏葉也聽聞一二,落中天那般言語,若落菩提還回菩提禪院,當真不妥。落菩提與古墨龍靖天雖有師徒情義在,可一個是佛門子弟,一個是相府千金,若讓人知曉,自回落人口舌,如此,便是她這近身丫頭的不是了。

    倒非杏葉怕挨罰,確時此般舉動,于落菩提當真有礙。

    聞語,落菩提微微一笑,并未言語,示意杏葉動作快些。見她這般,杏葉也便加快了手速。

    待歸理完畢,兩人便一同出了禪房。落中天見杏葉手執不少物,便站起身,行至兩人身前。

    “如何,丫頭,可是要回府了?當真生了氣,竟不帶老夫一同?”

    語畢,落中天嘟著小嘴,挽著落菩提之臂,一臉委屈模樣。

    見此,她甜甜一笑,捏了捏落中天鼓起的面顏。

    “怎會如此,我豈是那般稚氣之人,尋了些厚衣物,不過是去師傅之處,一同誠心靜坐,修習一番。”

    聞語,落中天更是不依了,將腦袋輕輕近于落菩提肩上,學她耍賴。

    “你若去了,豈不只剩老夫一人?再者,當真要孤男寡女共處一院,若讓你娘親知曉,老夫如何交待?”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黑龙江实时开奖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