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卷 紛爭的戰爭 第七十章 重見天日

作者:會寫書的檸檬更新時間: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小熊貓越來越餓,也越來越急躁,不斷的拱著大熊貓。

    大熊貓不耐煩了,怒吼一聲,聲音震耳欲聾,終于站了起來,拿起一堆毛絮將小熊貓蓋的嚴嚴實實的。

    小熊貓安分下來,知道母親要去給他找吃的了,不在急躁,乖乖的待在毛絮堆里。

    大熊貓離開獸巢,那種呆萌的樣子霎時消失,充滿戾氣的金色獸瞳警惕的看著四周,特別實在謙肖他們藏匿的地方注視良久。

    謙肖他們盡力的收縮身體,仿佛要把自己嵌入樹木,連呼吸都不敢劇烈。

    只余毅飛微微憑借一絲縫隙觀察情況。

    十秒后,大熊貓確定沒有危險,這也只是它的一種感覺而已,但什么都沒看到對于它那貧瘠的大腦來說已經可以確定沒有危險。

    畢竟它可是這外圍的霸主之一。

    大熊貓朝著有兔子的地方跑去,那至少幾頓的體型踩踏地面,轟轟轟的,地面在震動。

    “呼!”

    六人松了口氣,毅飛看著大熊貓消失在視線中,立刻大和一聲“就是現在,出去。”

    六人搜搜跳了出去,不懷好意的逼向發現他們,正咧牙咧嘴做出一副我很兇樣子的熊貓。

    ……

    “哈哈,到手了,我們馬上就可以回去了。”

    跳躍在樹枝直接,看著謙肖手里抱著的小豬大小的已經昏迷的食鐵獸,李三興奮的高呼。

    不用再去拼命了,能回去了。

    能回去吃肉了。

    其他人同樣笑了,完成任務度過這一難關有什么不高興的呢?

    可是就在此時一道憤怒的吼聲響徹在身后。

    噼里啪啦。

    樹木傾倒,以極快的速度靠近。

    “不好,他來了。”

    毅飛朝后看了一眼,驚慌了。

    只見那成年食鐵獸正死死的盯著他們,連連怒吼,那蘊含的焦急以怒火傻子都聽的出來。

    毅飛大喊“快跑。”

    其他人也看到了打食鐵獸,嚇得魂都飛了,開始不要命的逃離。

    兩邊的速度總算拉開一點。

    李奎大叫“怎么回事,那畜生是怎么找到我們的。”

    “氣味,是小東西身上的氣味,那大食鐵獸是靠著氣味追蹤上來的。”謙肖道出原因,因為他抱著小熊貓,那濃郁的氣味他都聞得到。

    不過沒有什么用。

    食鐵獸的速度根本違背那巨大的體型本可能發出的力量。

    一分鐘過后,兩方的速度越來越近,食鐵獸的怒吼仿佛就在耳邊,可謙肖他們已經力竭了。

    “不能被他追上,不然所有人都要死。我們分開跑。”張妙陽大吼。所有人再次加速,拉開距離。

    這妖龍森林像是沒有邊際一樣,視線中全是樹木。甚至在這過程中他們還引起了其他兇獸的注意。

    不過有這食鐵獸在,外圍的兇獸還不敢隨便輕舉妄動。

    “那好,我把大熊貓引開,你們趕快跑。”

    說著,謙肖抱著小熊貓就要改道。現在的情況再清楚不過,這樣下去所有人只有死。但他還可以拼一下。

    他知道那里有一處瀑布,最后大不了把小熊貓丟回去。

    但這是最后的辦法。

    “等等,謙肖。”

    毅飛忽然叫住謙肖,跳到與他挨近的地方來。

    “干什么?”謙肖不解。

    “小食鐵獸不能丟,這是我們活下去的憑證,關乎著能不能回城。”

    毅飛很認真道,然后抽出來自己的軍匕。

    “這樣,你挺一下。”

    謙肖沒有遲疑的停了下來,毅飛在自己衣擺上割了一刀,取下一塊布,跳到謙肖身邊,一刀在小熊貓爪子上隔開一道口子。

    殷紅的鮮血流了出來,毅飛趕快把布放了上去。

    很快,布被鮮血完全侵蝕,也在這時后面的怒吼聲再次接近。

    “走,我去引開他,你們快點離開。”

    總算說出原因,毅飛拿起血布,在小熊貓傷口上施了一道封閉術,封住鮮血,

    接著推了謙肖一把,快速朝著另一個方向跑去。

    謙肖愣了,直到看到毅飛跳山樹木才反應過來,可他已經沒有沒有多余的時間,只好對毅飛大聲喊道“毅哥,那個方向有個瀑布,你朝那里跑。”

    十分確定毅飛看到了自己的放心,謙肖不顧身體承不承受的住,全力開啟鍛體發,最大功率輸出體力,一下竄了出去。

    “吼~”

    大熊貓怒吼,在一個位置停了下來,也就是毅飛和謙肖分開的地點。

    大熊貓聞到了兩道屬于自己幼崽的地位,可一個放方向有血腥味,自己幼崽的血腥味。

    這個味道一起,本來瘋狂的大熊貓徹底失控,朝著有血腥味的方向而去……

    “呼呼~”

    急促的呼吸聲,謙肖張妙陽他們五人靠在一顆大樹后面總算松了口氣,兇獸被引開了。

    “隊長不會有事吧!”慶幸之于,他們開始擔心毅飛,畢竟是毅飛引開了兇獸才使他們安全。說的嚴重點就是毅飛犧牲自己成就他們。

    “放心,我們要相信隊長,他可是很厲害的,一點會沒事。”

    謙肖安慰著所有人。可是不是也在安慰自己,他也不知道。

    喘了口氣,五人再次狂奔,這次回去接李奎和阮弘。

    馬不停蹄,日落時分,謙肖他們終于回到了妖龍城,將小熊貓交給了吳覺。

    而吳覺笑了,不是因為熊貓,而是因為終于有人回來了。

    不過謙肖他們沒有回去,就在城門口等著,他們相信毅飛一定會回來的。

    接下幾個小時,陸陸續續又有幾批小隊帶著或幼崽,或小型兇獸回來,不過總人數加起來才五十多人。

    兩百二十二人,前天進去,今天出來,只剩下五十多人。吳覺氣的的眼睛發紅,但沒有大吼大叫也沒有回去質問宗杰。

    吳覺一句也沒有叫謙肖他們回去,過程已經在張妙陽的訴說中了解。不過他沒多說,陪著謙肖他們一起等待。

    終于,當妖龍城燃起篝火,當天地完全暗淡,星辰閃爍之時,一道聲音跌跌撞撞從森林里走了出來。

    殘破的盔甲,染著血跡,濕漉漉的身體慘白沒有生氣。毅飛狀態很不好,可他回來了。當看著謙肖他們焦急的跑到自己面前的時候,他微微笑了一下,終于支撐不住,昏倒在謙肖懷里。

    ……

    睜開眼睛,是微微刺眼的光線,逐漸的適應,發現自己躺在一間帳篷里,接著是身體,傳來麻木般的感覺。

    我怎么會在這里?

    我還活著?

    我不是應該……

    似乎想到了什么,毅飛蹭的一下坐了起來,那麻木的感覺一點用也沒有。

    趕快摸了摸自己的身上,沒有盔甲,也沒有衣服,纏著繃帶,不過脖子上的兩塊玉石還在。

    還好,還好……

    毅飛松了口氣,看見了放在床邊已經洗干凈并且應該被烘烤干凈的衣服。

    鐵甲放在床鋪后面的桌子了。

    毅飛開始打量這個房間。

    應該是個藥房,或者是臨時的。

    因為整個帳篷里充滿了濃郁的藥味,不遠的木架上也放著一些草藥。熄了火的爐子上方放著一個藥罐。

    不過地上是沙子,還有綠色的小草。

    毅飛試著站起來,不過稍微動一下就疼的倒吸一口了冷氣,不斷的皺著眉頭。

    毅飛這才響起之前為了拜托食鐵獸和對方對了幾招,在重傷的情況下跳下瀑布,最后憑著一股毅力從河里爬起來走了回去。

    一路上要不是一直用靈力開啟著隱匿,早死在其他兇口中。

    至于剛剛為什么坐了起來?

    不用在意,那只是每個人都有的過激反應。必須在肌肉毫無察覺的時候才有可能。

    這時,木門被推開的‘嘎吱’聲引起毅飛注意。金色的陽光從門外照進來一米,毅飛、阮弘、李奎、張妙陽、李三七人相繼走了進來,哦!還有最后的吳覺。

    不過吳覺只能芶著頭才能進來,帳篷門沒那么高。

    “毅哥,你醒了!”謙肖驚喜的喊道。

    “嗯!醒了。”

    毅飛笑著點點頭,目光依次看過其他人,問道“你們沒事吧!”

    “沒事,隊長你都把食鐵獸引走了我們還會有什么事情。重要的是隊長你才對,受傷特別嚴重,連軍醫都夸獎你的毅力。”

    “是嗎!沒事就好。”

    毅飛笑的更好看了,然后才將目光看向一邊的吳覺。

    “將軍。”毅飛致敬,不過不大嚴肅。

    “毅飛,你干的很好。”

    吳覺沒吝嗇自己的夸獎,“你們小隊帶回一只食鐵獸幼崽,立了大功。這種幼崽可以馴養,長大了又是妖龍城的一大戰力。”

    “這是城主給你們的獎勵。”

    說完,吳覺叫來外面等候的副官,富光拿著一個小袋子,看外表袋子里放著一中圓滾滾的東西。

    吳覺接過袋子,遞給毅飛,說道“這是八枚血氣果,每一顆果子都蘊含了大量的血氣,對身體特別是鍛煉“軍武”有極大的好處。這八枚果子蘊含的血氣都相當于一只普通的一階兇獸了。”

    毅飛收下袋子,笑著道“多謝將軍,也勞煩將軍替我等感謝城主。”

    “這是你們該得的,至于這份心,我會轉告給城主的,畢竟你們……”

    接下來的話吳覺沒說完,不過謙肖他們懂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黑龙江实时开奖结果记录